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火爆小子成道記 Cultivation Of An Angry Boy

人,縱使生而為人,過去世在畜生道薰染留下的深重習氣,依然還在。習氣最明顯的有兩種:一是好色,一是好瞋。兩種心境、兩般行為態樣,一樣是心頭火。

從前在賢劫、迦葉佛住世時,僧團裏有個負責勸化、應供等僧事的比丘。有一次,有僧眾因為特殊的因緣,沒有隨從他出行,他就當場發了火。心燃怒火,燒心也燒口;這一燒,他劈頭劈腦就痛罵:「你你你,你這麼不聽話、不講理、不配合,簡直就像條毒龍啊!」罵完了甩頭就走,他心裏還是氣得要死。

發飆,也屬造業。這一飆,飆來他五百世當中世世投胎成毒龍。

迦葉佛入滅後,又過了很久,示現大比丘身的釋迦牟尼佛住世。為了教化龍王,佛親到須彌山下,端坐思惟。此時此刻,有一隻金翅鳥王,飛撲大海,打算活捉一條小龍來飽腹。金翅鳥王一抓得手,回到須彌山頂,正要張嘴生吞的驚險當下,命在旦夕的小龍眼光一瞄,看見了一旁端坐思惟的佛陀。小龍看著佛陀,在心底深深地哀求、祈願,直到在正念中往生。

祈願,也是造業。這一願,願來他重回人道投胎成一個相貌好看、名叫須菩提的男孩。

說家世,家世的確優良,是舍衛國裏的婆羅門種姓。說資質,資質也是上品,智慧聰明,頭腦一級棒。偏偏美中不足的是,須菩提出娘胎就天生一副火爆脾氣,性情惡劣,不分看見人或動物,張嘴就是開罵。嘴太毒自然不討父母歡心,最後,他離開原生家庭,自己一個人住到山林裏去。

這下子,一個人、一座山、一片林,清清幽幽好山好水,沒得發飆了吧?才怪。有道是火由心生;他見了一隻鳥、一頭獸、一株草、一棵樹,甚至被一陣不順心的山風吹兩下,一樣火冒三丈,三天兩頭心情不好,一個人獨處照樣發飆。好好的山裏,突然來了一個自制力奇差無比的火爆小子進駐,這下子連山神也受不了了。

山神無奈現身,好言好語地規勸:「須菩提啊,你是何苦呢?離家入山林,偏偏又不修善,毫無利益可言,只是自找苦吃罷了。剛好,你福報大,碰上佛陀住世,教導度化眾生修善斷惡。你要是肯找佛陀,一定有辦法消滅掉你的壞脾氣,還有惡口毒舌的老毛病……」難得的奇蹟發生了。須菩提一聽不但沒發火,心情竟然好得不得了,反問:「山神,你講的佛陀,現在在哪裏呢?」山神要他閉眼,以神力送他走(好不容易勸動了,快快把人送走……山神心裏可能也在祈禱吧?)──須菩提順從地閉上雙眼,忽然發現人已身在祇桓。祇桓,正是佛陀的所在。

佛陀是福慧兩足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普曜,超日月光。須菩提見了佛,起了歡喜心,頂禮佛足畢就乖乖靜坐一旁。佛陀慈眼一觀,為須菩提開示種種道理:瞋恚有種種過失;瞋恚是愚癡煩惱;瞋恚能燒滅善根、增長眾惡。瞋心瞋報,乃至墮地獄受苦。往後就算是受苦報畢、脫離此道,還要轉世成龍、蛇、羅剎、鬼神,心裏常常起毒念、惡念,互相殘害…… 

須菩提靜心聽佛陀的開示,心驚膽跳,寒毛都竪了起來。他馬上至心懺悔,承認是自己的罪咎。心鎖一開,習氣一薄,當場豁然證得初果須陀洹,並且起歡喜心,求佛出家 

這是一個火爆小子成道的故事;以佛法降伏累劫習氣,親證羅漢聖果的修行故事。每當您歡喜恭誦金剛經時,是否也念念與具足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天人共同敬仰的解空第一阿羅漢須菩提尊者,心心相印呢?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須菩提惡性緣

-延伸思考向度-

您如何理解、體會「空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