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鬼媽媽或神媽媽? Ghost Mother Or Heavenly Mother?

王舍城的富家子優多羅早年喪父,長大成人以後,多年辛勤經商以撐持家業。篤信佛法的他,回顧這多年營家有成,便恭敬地向母親請求出家。

母親不同意。她考慮起自己的晚年依靠,哀悽地回答:「你父親早亡,我只剩下你這麼一個獨生子。你怎麼能夠狠心拋下我出家呢?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絕對不放你出家!要出家,等我死了以後,想做什麼都隨便你!」

(出家或在家,怎麼這麼容易在家人之間引發「生存」與「死亡」的爭議呢?家庭的聚合,不只是愛或情;最基層的需求往往還有現實經濟問題。)

優多羅出家的願心受挫,心情十分懊惱,臉色暗沉,低聲回答:「媽,妳要是不肯放我出家,那我不如去投巖、飲毒死了算了……」母親聽兒子講出重話,非常驚訝(死了比出家更糟,她想):「千萬別講這種話……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非要出家不可?不然,我們各退一步,你等我往生再出家,我就依你常常請出家人、修行人回家供養,這樣可以吧?」

她希望兒子陪她到死,就口是心非地承諾要配合兒子的宗教信仰和護持方式,不過,她心裏卻老大不情願。看人來人往,一個個修道人請進門又送出門,換她心情惡劣,無比厭煩。她對修行沒興趣,對修行人也沒有好臉色:「你們這群出家人、修行人哪,又不工作生活,光靠我們百姓養,光看就讓人討厭!去去去!」

她討厭歸討厭,為了把兒子留在家裏,不得不應付、演戲。趁兒子外出不在家,她把一些飲食、漿水灑散在地板上,等兒子回家,就邊指著地上邊解釋:「你出門以後,我有擺設餚饍來供養出家人和修行人。你看!」兒子相信母親,聽她這麼講,再看看地上的「證據」,非常歡喜。他並不知道母親在撒謊,更不知道母親為了私心,不惜欺騙親生兒子。

母子相安無事,又過了好幾年,母親往生了。出家障礙不再,兒子便順利出家,精進修行,親證阿羅漢。這天,阿羅漢優多羅在河岸邊坐禪時,遇見了鬼。

這是一個口乾舌燥的餓鬼。一個飢渴苦惱的餓鬼。鬼走向打坐的出家人,哀哀地開了口:「我是你的媽媽呀,兒子。」「怎麼會?哪有可能?我媽媽在世時,常常布施供養出家人、修行人,哪會墮餓鬼身、受這種業報?」阿羅漢優多羅反問。鬼苦笑了,笑得很難看:「不,那是我騙你的……後來我捨不得,事實上也沒有供養……自從死後墮餓鬼身二十年以來,從來也沒嘗過半口飲食的滋味啊。我要是接近河水、泉水、池塘,那裏就枯竭;要是靠近果樹,樹就乾死。我實在是餓得要命哪,兒子……」

阿羅漢優多羅靜靜地聽著餓鬼悲慘的自白:「哎,當年一開始,我雖然有真的布施,可是心裏慳惜不捨,對修行人沒有恭敬心,也常常背著你開口辱罵他們。現在,受報也已經受報了,你可不可以替我設供,供養佛陀和僧眾,代我懺悔?我好想脫離餓鬼身哪,兒子……」

他同情這個餓鬼;他前世的母親。他依言照辦,設齋供佛及僧。當餓鬼在施會中現身,以慚愧心親自向佛陀懺悔並靜心聽法之後,當晚就命終,另行投胎去了。這次,福報變大,墮在飛行餓鬼當中,頭上戴著天冠,身上披著瓔珞,外表雖然好看,卻依舊不脫餓鬼的身份。他再次飛向阿羅漢優多羅,哀求替他設供。

阿羅漢優多羅,這次辦具四事供養,施四方僧。供養完畢,飛行餓鬼現身,親向大眾僧懺悔。當晚,飛行餓鬼命終捨報,投生在忉利天,成為天人。天人自觀修何福業得以生天,原來是前世兒子出家成道,替他設供,才得以捨離餓鬼身,轉生天上。他決心報恩。

天人頂戴天冠,身披瓔珞,恭敬地帶來天上的香花,供養佛陀與阿羅漢優多羅。這次,當他以天人身恭聽佛陀說法後,當場心開意解證得初果須陀洹,也從此正式踏上修行路。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優多羅母墮餓鬼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家人之間在宗教信仰上有極不同的立場、觀念時,如何調和、面對?

二、家人有很多種,也有種種現世、過去世、未來世的家人,甚至是跨六道的家人,不論是否記得或認識。「家人」是什麼?「家人」又如何定義?

三、出家與在家,就社會現實與修行理念上,如何圓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