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美女就是野獸 Beauty Is Exactly The Beast

一、總認為她很美麗

「妳等一下,聽說皇兄佛陀進城裏乞食了!」丈夫說。

「好討厭,你替人家塗的化妝品都還沒乾呢……」妻子說。

「咳,難陀在家嗎?」佛陀說。

「妳看,果然是皇兄來了!我一定要去開門供養!」丈夫慌張起來。

「哎喲,你真是──好嘛,去就去,要趕快回來喲!」妻子撒嬌起來。

「好好好,馬上就回來,妳等我!」丈夫戀戀不捨地回頭再看一眼。同樣出身皇族的年輕妻子是遠近馳名的大美人,令他百看不厭。

「你去看如來一下下,要趁我臉上的妝還沒全乾就回來喲……」妻子嘟起小嘴來。

「好好好,妳乖乖等我啊!」難陀忍不住再回頭看愛妃一眼才踏出房門。

皇兄出家證果是釋迦族人的光榮。難陀親自開門,恭敬地向佛頂禮,拿著佛陀的缽走進廚房,親自盛滿貴族家庭的高級飯菜。等他拿著供養的飯食再度走到門口時,佛陀竟然默默地拒絕了。佛陀不拿缽,難陀只好退而求其次拿給一旁的皇兄侍者阿難,偏偏阿難也一樣不肯接手。

「難陀,你從誰手上收到缽,就交回到誰手上!」阿難平靜地說。

「啊──等一下,皇兄──不,佛陀,您別走哇!等我!」難陀驚訝地發現佛陀已轉身離去,只好雙手緊緊握著缽飯,尾隨在後一路拔足狂奔。

二、始終迷戀她的美麗

這一路好追,最後追到佛陀的精舍裏。

「負責剃頭的是誰?來,替難陀王子落髮!」佛陀終於開口了。

「什麼?我不要!」難陀當場厲聲抗議。

「王子,既是佛命,恕小僧難違!」比丘說。

「你敢剃剃看,小心本王子揍你!」就算人在佛陀面前,難陀還是忍不住發飆了。

「王子──」比丘很為難。

「你以為你是誰?難道全迦毘羅衛國的百姓全都可以讓你隨便亂剃?」難陀相當火大,開始對比丘破口大罵。家裏還有個大美人在等我回家,你剃個什麼鬼呀?

「這──」比丘下不了手。

「怎麼還沒剃啊?」佛陀質問比丘。

「佛啊,弟子害怕,不敢剃啊!」比丘低聲地說。

「那我親自動手。阿難,你也過來!」佛陀決定親自出馬。

「啊!皇兄──啊啊啊啊啊──」這下換難陀害怕了。他半句話都不敢吭,就這樣乖乖坐著剃頭出了家。

雖然人是現出家相,可是心裏日日夜夜都記掛著守在家裏痴痴等他的大美人。家有愛妻,身雖出家、心未出家的難陀二十四小時都想偷跑回家,偏偏佛陀常常在精舍裏,完全找不到機會。

三、就是放不下她的美麗

左等右等,機會終於讓他給等到了。

「今天真是幸運!佛陀出城,大家都不在,我終於可以回家了!」難陀興奮地想。

「可是不對啊……萬一皇兄回來沒有水可以用的話,怎麼辦?」他遲疑了一下。

「要不然,我先提水把澡瓶全部裝滿再回家!」這真是好辦法!

既然打定主意,難陀就努力地開始汲水。很不幸,他身為王族,平日嬌生慣養、笨手笨腳,不會做別人習以為常的家務勞動。就這樣,裝好一瓶又打翻一瓶,忙了大半天都沒辦法裝滿。

「哎呀,累死我了……要不然這樣,水讓師兄弟回來再處理,我把瓶子放好就好了!先回家看老婆再說!」心念一動,他又把瓶子悉數收回去,不管了。

身是出家命,死是出家人。難陀打算將精舍的門一道道關好、上鎖再回家,以免僧團有所損失。偏偏天不從人願,才關好一道門,另一道門就開,開開關關忙上大半天還是沒關完。

「這、這真邪門,連門都跟我作對?算了算了,門沒辦法關就放下。反正我身為皇族,家財萬貫,從百姓身上又有課不完的稅。就算整間精舍都被盜匪搬光,我家也還得起啊,怕什麼?」心念再一動,他隨手一放,連門也不管了。

人既然走出精舍,難陀開始考慮路線問題。為了避免跟回程的佛陀碰上,他特地選條人煙稀少的小路走。弟子的念頭佛陀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繞佛也繞,兩人在小路上遇上了。難陀遠遠看見佛陀的身影,趕緊就近找棵大樹藏身。人藏是藏好了,可惜他對自己的出家命完全沒有半點覺悟──樹神故意把大樹高舉入空,讓難陀失去所有地面掩體,馬上當場行跡敗露。

「難陀,你思念家裏的妻子,對不對?」佛陀問。

「是啊,我非常想她。」難陀認了。

「來,你過來。我問你,你太太美不美?」佛陀問。

「當然美;美得不得了!」難陀實話實說。

「來,你看這隻瞎眼的老獼猴,跟你家的孫陀利比起來如何?」佛陀問。

「什麼?老母猴?」聽佛陀拿美女老婆跟猴子比,難陀心裏起了大煩惱,「佛陀,我的愛妃是皇族中有名的大美女,世所稀有;佛陀為什麼拿她跟母猴比呢?」

「……」佛陀沒回答。

四、原來她根本不算美麗

生命有很多種形式,不僅只是人間世。

「這是哪裏?」難陀問。

「這是忉利天宮。你可以自由活動。」佛陀說。

「佛陀,到處都有一大群天女圍繞著天子,怎麼那間天宮只有五百個天女,卻沒半個天子?」難陀問。

「你不妨自己去問問看。」佛陀說。

「這位天女姐姐,請問怎麼獨獨妳們這裏沒有天子啊?」難陀十分客氣地問。

「閻浮提有個難陀王子,剛被佛陀逼出家沒多久。因為他有出家的善根因緣,往生後會投胎來我們這裏當天子享福!」天女微笑著說明。

「啊,我就是本人!我提早來報到啦──」難陀向來喜歡美麗的女性,欣喜若狂。

「且慢──我們是天人,你只是個凡人;要等你往生來投胎才可以!」天女說。

原來,一介凡夫臭惡身會被天女嫌哪……

「難陀,有何感想?你家的妃子跟那個天女相較之下如何?」佛陀問。

「佛陀,拿我的妃子跟她比,簡直就像拿瞎眼的母猴跟我的妃子比一樣……」難陀終於心服口服了。

五、耽美的代價包括地獄

自從一見天女,返回人間的難陀就變了。他不再思念家裏的嬌妻,每天勤奮持戒修行,一心一意求生天。愛美色不愛心靈,出現更美的對象當然馬上變心。

「難陀,你跟我來。」佛陀說。

難陀尾隨在佛陀身後,來到鑊湯地獄。這種地獄就跟人間的葷食廚房一樣,放滿大大小小的肉鍋;唯一的差別是這些肉鍋不煮動物,專門煮人。到處都烈焰熊熊地快煮人屍,只有一支空鍋放在角落冷著。

「佛陀,真奇怪,怎麼那支大鍋沒煮人?」難陀問。

「你不妨親自去請教獄卒看看。」佛陀答。

「獄卒兄,請教一下,每口大鍋都開大猛火烹煮罪人,怎麼獨獨你這支鍋子空空的沒在煮人啊?」難陀十分客氣地問。

「哦,法師您有所不知啊!閻浮提現今有佛出世,佛的俗家皇弟難陀也出家修行。以他出家的功德因緣,來生會投生天界;可是他又會耽著天欲、罷道棄修,等天福享盡就直墮地獄。我這口鍋子是專程特地淨空在這裏等他來的!」

「什麼?佛陀,救命哪!請救救弟子,趕快把弟子送回人間吧!」

六、再也不執著美麗

參訪完地獄、再度返回人間後,難陀又變了。

「難陀,你很勤於持戒修天福啊!」佛陀說。

「生天就不用了,只要能不墮地獄就好!」難陀答。

七天後,難陀身證阿羅漢。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佛弟難陀為佛所逼出家得道緣》


-延伸思考向度-

人對美色的定義與態度是會不斷轉變的。看破、放下美色的關鍵何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