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墳場之聲 Voice From The Graveyard

「國……王……」

(是誰?)

「國……王……」

(是誰?誰在墳地裏?)

「國……王……啊……」

(到底是誰?誰大半夜從墳地裏叫我?)

自從聽到從墳場傳來的怪聲音後,國王開始害怕夜晚的來臨。夜夜聲聲切切,簡直快要把他逼瘋了。

「各位大臣、史官、相師,」國王終於決定召開國家會議,解決問題:「我最近夜夜聽到從墳場傳來的恐怖怪聲音,一直不斷地叫喚國王。我實在非常害怕,嚇到完全不敢回應!你們認為如何是好?」

「大王,」群臣會商後集體回答:「依臣下見解,墳場一定藏有妖怪,才會夜夜發出怪聲。應該找有膽量的勇士到現場察看!」

「好!不論是誰,只要敢晚上去塚間察看,我就大賞五百金錢!」國王說。

重賞之下,哪怕是鬼聲鬼影、鬼說鬼話,也必有勇夫。民間有個父親早亡、力大無窮的貧兒才一聽說墳地鬧鬼,馬上就自動向皇室應募。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身穿甲胄、手持刀杖,守在國王身旁。等到墳地裏又再度傳出呼喚國王的怪聲時,他馬上衝到墳地裏大聲威喝、回應對方。

「切!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貝……耳……伏……藏。勇……士……啊,我……叫……國……王……,國……王……要……是……回……答……我……,我……就……去……國……庫……,可……是……,國……王……從……來……都……不……回……答……。唉呀,這樣子講話真是累死人。總之,我明天早上會去你家啦!」

「明天?我家?你明天來我家?我要準備什麼來招待你?」

「招待倒是不用。你就把家裏打掃乾淨,把污穢雜物淨空、保持清淨,再用鮮花來裝飾。接下來,把葡萄、炒麵、蜜漿、酥油、乳糜等等各盛滿八瓶,切記,要裝好。你只要乖乖準備好,就會出現八個修行人。等他們吃飽,你就拿出大杖子打他們的頭,打完一個講一次『入角』。千萬記住,如此這般,通通要一個一個講『入角』──這……樣……你……有……聽……懂……沒……聽……懂……啊……?」

(這是哪門子的怪儀式啊?不管了,反正它說要來我家。來就來,誰怕誰啊?)

貧兒跟貝耳伏藏商量完畢,馬上回宮向國王報告領賞。

「辛苦啦。哪,錢給你。到底那個怪聲音是誰發出來的啊?」國王問。

「報告國王,是鬼!」貧兒隨便編個理由塘塞。

貧兒窮了一輩子,從沒見識過這等怪事。詭異是當相詭異,他心裏卻樂得很。他特地用國王的賞金將家裏佈置一番,又延請一位高明的理髮師到家裏來剪頭髮。等他準備完畢,果真不知從哪裏憑空出現八個修行人來集合吃飯。等他們吃完飯,貧兒就依約拿出事先準備的大杖子狠打他們的頭,打完又大聲喝令「入角」。這一打一喝,八個修行人竟然當場個個變成八個大金罐──八寶憑空而降,貧兒這下大發特發,從此完全脫貧了。

「哎喲我的天,那個窮小子發財啦!」理髮師出於好奇心,出了門沒回家,卻躲在大門外頭從門縫偷看。他從頭偷看到尾,也把整件事情的標準作業流程給記得牢牢地,決心回去如法炮製。「他會,我也會!等我回家也要試試看!我也想發財!」

理髮師回家後費盡心思準備一番,隔天特地出門到處延請修行人。等八個修行人吃飽飯後,理髮師便拿出大棒子對準他們的頭猛敲。這群修行人不是貝耳伏藏所說的化人,而是理髮師特地請來、貨真價實的人類──人類被打當然會流血。不但血流滿地,恐慌之下一聽到「入角」兩個字就馬上失禁──沒有半點寶物之餘,反而還留下一地糞便!瘋狂理髮師把七個人通通打倒在地後,第八個人急中生智,衝出門外大叫:「救命啊!這家的主人殺人啦!他打算把我們全殺光啊!」

民間出了如此驚悚的恐怖殺人命案,國王特地把兇手本人叫來問話,希望明白他的行兇動機。這一問,理髮師一五一十全招了。不為其他,只為發財;這種詭異莫名的殺人狂魔儀式是從貧兒家裏偷看學來的!

放眼天下,不貪圖財寶的國王是很少的。國王一聽有稀世寶貝,馬上動身前往貧兒家,以「徵稅」為理由(正確來說算是藉口)要求貧兒將八種寶物悉數上繳國庫。國王既然身擁王權,平民當然不敢不從,當場乖乖地把寶貝全部交了出來。八種寶物在貧兒手裏是寶,一交到國王的手裏就全部化成毒蛇。等國王大驚失色一鬆手,蛇還沒落地又變成烈火,燒得一乾二淨。

什麼都沒有了。

墳場?鬼?儀式?奇珍異寶?通通燒光了。

「哎……」國王深深地嘆息。「這是你的福報,不是我的……」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波羅奈王聞塚間喚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凡一切法,於可求處,若以方便可得。若不可求,雖欲強得,都不可獲。譬如壓沙責油、攢冰求酥,既不可得,徒自勞苦。

二、世間凡愚亦復如是。具有精進,受持八戒,獲善果報,漸行八正,得無漏果。便欲效他,受持八戒,內無誠信,悕求利樂,既無善果,反獲殃咎,如彼愚人,等無差別。

三、有求皆苦。是福報,不求亦得。不是福報,強求反為禍根。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