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盛夏食屍蟻

今年夏天比去年夏天更酷熱。天氣很熱,出現一群經常蓄意咬人的紅蟻,從一兩隻到一小群,愈聚愈多。牠們發現咬法師不會受攻擊,久之就習以為常、日夜聚眾來咬。

這群性喜咬人的葷食紅蟻和素食小強完全不同。素食小強不咬人,卻會翻素食廚餘或自動爬到清水裏游泳;紅蟻們完全相反,不喝水不找垃圾桶,只對咬人有興趣。

說到小強,小強呢?

延著紅蟻小隊的行進動線搜尋,我終於找到小強被牠們啃到四分五裂的殘骸乾屍。小強也許是老了,也許是熱死了,不得而知。紅蟻們食屍成性,最後長期來回奔波吃小強屍體吃出殺習,轉而找法師活體拼命咬食、進行攻擊。

肉食社會的代價也是這樣。群眾平常吃死屍養成習氣,慢慢地對殺生就麻木無感。等到具備特殊因緣條件的境界現前、理智自制力一降,素日殺生成性的人要轉而加害活人並不困難。畢竟平常早已天天吃屍體吃出深厚的殺習與攻擊性,轉換加害對象而已。在犯罪學上經常假設每一個人都有潛在犯罪可能性正是為此--個個平常瞋心殺習都薰染很深了,只是有沒有在助緣條件催化之下遇緣則發、種子現行的問題。

投生在此界,偶爾消消業、被眾生咬個幾口、吸點兒血也是沒辦法的事。出生於以食屍文化為天經地義的人類族群,殺生共業本來就要背。有文明教養的人類既然以食屍為人權,其他肉食動物、肉食昆蟲等藉咬人補充營養也無可厚非吧?業力因緣使然,殺習重就招感和大量同樣具有殺習的眾生共住在同一顆星球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