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在性氾濫與扭曲的孝道之間沉淪

性氾濫問題有兩個層次:

一是單純為欲而欲,不想組成家庭或盡家庭義務。

二是為提早投資晚年的子女盡孝義務,將不負責任的性行為當成暴利投機事業。

古人對孝道的觀念很原始,只立基在父母子女間的血緣關係,認為身體髮膚受之於父母,因為父母行淫助緣而出世為人就要盡孝奉養,完全只著眼在親子生物關係認定。古人的孝道知見如此。

千年以降,有高比例的母親出於生殖業報,一路從懷孕、生產、哺乳、育幼、餵養、……辛勞養育新生代,子女為報母深恩而盡孝相對而言問題不大。但是,父親方面就出現很大的道德漏洞--除了少數課盡夫職、課盡父職,一生辛勞工作養家活口並且陪伴子女成長的盡責父親以外,自古人間量產各類惡父。惡父者,例如長期拋家棄妻子不顧、嫖妓後一生不承認妓方生下的子女、通姦後任憑情婦當單親媽媽、一夜情後任子女一生父不詳、……一生逃避父職義務,等到年老力弱時卻又空降出面向具備工作能力的子女們要求大筆孝金。

孝道倫理的建立在母方問題不大,主要是由於女方的子宮業障果報逼使多數母親不得不盡社會學意義上的母職。然而,男方不一樣。男眾天生不長子宮,一生逃避社會學意義上的父職卻臨老出面主張生物學上的父親身份、逼迫已成年子女或孫子女眾等繳交重金盡孝以利自己五欲享樂花用的惡父就相當常見。

華人的原始孝道觀念並沒有界分生物學意義、社會學意義、經濟學意義、法律學意義、倫理道德意義上的各種父母。古人以教條含糊籠統地建立道德框架,粗枝大葉地假設全世界只有一種「理想中父慈子孝的那種高尚父母」,卻沒有將倫理原則回歸現實個案一一研析檢討。結果,造就華人社會出現高比例在年輕時代性氾濫、臨老又出面主張其生物學父親身份、威脅子女繳交重資孝金、否則就四處宣傳子女不孝以毀謗子女社會名聲或違害子女社會地位的代代惡父。

華人社會性氾濫惡風(納妾、包養、通姦、嫖妓等)會產生,與相對比例較高的邪淫男眾假藉早年不負責任的性行為投資晚年的「孝道回收金」的社會現實及功利心理有關:

四處留情、八方留種,孩子丟給女方單親教養,臨老再空降出面要求子女重金侍奉就好了,一本萬利!只要祭出「孝」字,華人社會就會不分青紅皂白地要求生物學上的子女們重金養老,不會細究父方有沒有盡父職。對華人男眾而言,浮濫的性行為反而變成另類投機生意:趁年輕淫亂多生、生愈多老本就愈多,「你不孝!」三個中文字成為聲控印鈔機,有求必應。

針對這種生殖當投資的功利心理及社會現象,華人又發明一個看似無害的專業成語「養兒防老」來論述。養兒防老四個字說明的其實就是將性行為當成晚年營收投資、將生殖當成暴利事業的投機心理--通常在這類扭曲心態下,真正長期盡社會教養義務的是母方,到頭來父方卻硬是將子女的勞動成果、薪資所得瓜分掉大半去。在父權思惟下,付出相對大的母方得到的子女盡孝回饋往往比付出相對小的父方更少。 

台灣有家事法和家事法庭專責處理家事糾紛是好事。現代人漸漸有較細緻、較務實、較全面的家庭倫理思惟,至少懂得界分社會學上有盡父職的良父和不盡父職的惡父,不會像古人在判斷孝道倫理、決定子女扶養義務時只單單著眼在生物學意義上的父母身份而完全忽略其他層次的父母親職評價。上述生而不養、棄家分居只是一種個案。此外,生而施虐施暴、亂倫性侵、惡意忽視、……等又是其他形形色色的不同行為態樣。

華人自古建立的是高度父權、高度威權、高度封建的社會秩序,很多華人道德教條並非立基於人生現實而建立誠實論述,只是為劃分權力位置或加強社會控制而施設。華人圈作為千古名言的「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本來就是一句謊言教條,而且是千古害人無數的惡質教條。且莫論古人,當今台灣就年年出好幾宗亂倫性侵、家暴虐童案件。天下明明代代出「不是的父母」,卻公開建立「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這類謊言教條來放縱代代惡父母造惡業只是華人道德系統本質上有重大瑕疪的明顯事例之一。輕信此類本質上就不符現實又不是事實的古老教條對現代人不但無益,而且對社會整體道德水平及法治秩序有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