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護生有機農業:大悲水度蟲篇

工業革命以降的近代前輩教給我們的觀念是這樣的:「農業要提高產量、品質就非殺蟲不可,所以一定要使用農藥。」不僅以農立國的東方人這樣想,連著迷於新式基改農作的美國人也這樣想。

工業革命終結傳統農業之餘,也帶領人類步入農藥殺蟲時代。有殺蟲劑功能的農藥才使用短短幾百年,惡果已經報應在人類自身:農產品因農藥超標毒害新生代、害蟲代代透過基因突變改良後愈來愈壯大興旺、有傳粉攜種功能的良蟲大量死亡、沒達成理想目標的農產擴增之際還反而惡化全球糧食危機、助長飢餓人口。

兩次大戰前後的生物科學觀點及社會意識型態的確主殺。當時的人們誤以為只要愈會殺生、愈往食物鏈金字塔頂端爬就能構成生存競爭方面的強者,社會上瀰漫著崇尚殺生的思想。近代學者專家從事野生動物實務觀察所獲致的結論則完全相反:肉食性動物謀生困難,幼獸夭亡率奇高無比,成獸則對天災的應變能力極差,有相當比例不堪長征獵食、飢渴而亡。肉食性動物瀕臨絕種或族群數量大減的滅種危機比能輕易大量繁殖、依賴植物維生的草食性動物嚴重許多。

人類的農業技術真的差到完全禁不起與昆蟲分享、除了殺生別無出路?人口爆炸帶來的全球糧食分配問題嚴重到農產禁不起布施分毫給眾生?沒有工業革命和現代農藥或殺蟲劑的古人究竟是怎麼靠古老農業存活的?

「若有被蟲食田苗及五果子者,取淨灰、淨沙或淨水,呪三七遍,散田苗四邊,蟲即退散也。果樹兼呪水灑者,樹上蟲不敢食果也。」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

大悲水退蟲法真的有效,個人有試過。灑完大悲水,祝福眾生們吃飽和平搬家或命終往生淨土,不消數日就很少現身了。關於大悲水的種種靈驗事蹟,不知科學界有沒有興趣研究一下?既然科學界連「植物會快樂悲傷、有生命有心情有感覺有反應」之類的浪漫人文結論都能說得出來(若有朝一日有人抱著盆栽上街舉牌遊行、爭取迎娶那株品種殊特的玫瑰花的婚姻權的話,我們要明白,這類現代浪漫科學推理極有可能會成為他爭取跨種婚姻合法化的科學事證之一),跨界研究一下大悲水諸多神奇妙用又何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