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國族妄想

走過聯考共業的我們並非歷史專家或史學權威,而是專業考生。我們這一代的歷史地理課本接連十幾年下來以秋海棠定調中國領土,將外蒙古理所當然地視為中華民國固有領土的一部分,也將今天的蒙古國國民天經地義地當成中華民族的一份子。

等到人老了,兩黨政治慢慢成熟,網路資訊也發達了,我們才知道史觀是因地制宜的百分之百人為建構,不是超越時空的不變真理──歷史論述甚至往往只是撐不到半世紀之久的暫時性人文科學理論。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頭以各自現成的國號向全球各國及聯合國公開聲明承認蒙古國的獨立國格已成定局,我們當年苦讀猛考的歷史地理知識所再三強調的秋海棠版圖成為一場兒時迷夢。

從專業考生長期片面薰習右派史觀的經驗以觀,華人史觀給我的基本印象就是沒有章法一團混亂,最穩定的國族認同座標只有腳下的那塊大地。入主中原建立皇朝的外來異族只要還算亞洲人種,不論是從五胡十六國到唐朝的形形色色胡人、元朝的蒙古人、清朝的滿人,後代華人子孫全都承認他們是中華民族成員,刻意忽視當初的歷史現場本質上只是異族侵略中原、據地為王的異國殖民史的事實:

殖民者若為亞裔異族,中原漢族就運用史學論述、事後追認異族侵略者為中華民族兒女,拒絕將其定位成異族發動殖民戰爭所進行的殖民統治;相反的,殖民者若為遠從歐美而來的非亞裔異族,中原漢族就運用史學論述、堅決否認其為中華民族兒女,將其定位成百分之百異族發動殖民戰爭所進行的殖民統治──唯一的例外是日本。不論日本在生物學事實或人類學淵源上跟中原漢族的關係多麼密切,中原漢族將大和民族與歐美列強並列為異國異族的殖民統治,拒絕給予比照唐朝、元朝、清朝異族殖民統治的事後族群追認。

嚴格說來,日本的獨立國格本來就是一批身帶秦漢DNA的血族公開拒絕納入中華民族所建構的任何帝國皇朝,寧願以其他理由建構出全新的國族認同也不願意為了血源上生物事實而屈就、被收編進幾千年來征戰殺伐不斷的血腥中原版圖的顯著事例。

中原版圖自古血腥,中國人的皇室以殺立國,千古殺伐不斷。一塊腥風血雨、代代講究威權、特權、濫權、集權、霸權就是不講民權或民主的土地,自然對子民欠缺內在凝聚力。與經常吸引各州自願簽約加入美利堅共和國、心甘情願成為美國子民的美國相反,中華民族跟美國對照之下顯得極度欠缺國族魅力──當美國能從十三州順利擴充成五十一州、不停地吸引新的國族成員時,中華民族一邊面對各界想脫離的獨立聲浪、一邊面對民間普遍不滿、一邊需要大砸稅金拼命維穩,不強迫不施壓就留不住人。中華民族幾千年以降的國族特色就是高壓威權;而且,愈高壓威權就愈失民心,愈失民心就愈需要用洗腦或鎮壓等身心強迫手段硬留人。

古代華人留不住民心就靠打仗殺人,現代華人穩不住民心就靠宣傳洗腦,問題的本質卻一樣沒有改變:國族認同毫無章法、史觀一團混亂,欠缺現代民主素養等足以吸引人民的國族魅力,沒有國族魅力就只好經常祭出各類強迫手段勉強留人。不信的話,針對全球公民民調、問問地球人若沒有任何社會條件設限的話,誰自願當美國人或誰自願不當中國人就知道了:國族吸引力和國族內斥力的對比會十分明顯。

沒有一球共識的心量或四海一家、人類一族的心胸,進而征戰殺伐、惡業不斷是古人的老問題。明知國族妄想是古人的老毛病,我們還不加反省地照單全收是我們現代人自身的問題。執著國族則敵我二元切割;敵我意識堅固再被政客利用、宣傳、催化、支配、掌控後,就能以各國基層人民生命當炮灰來成就各國少數權貴私人家族的利益瓜分──以國為名,讓各國各族基層人民互相敵對、死在戰場之後,各國權貴並不會自動把政商家族的龐大家產悉數充公成國有財產啊!還不是聚歛大量私產、留給政商家族子弟代代過上流階級奢華人生之用?

「國族」是種妄想,而且是各國權貴利用來操控其自族族人的政治妄想。千古以來,懂得利用國族妄想發動各類戰爭大砍基層百姓人口,再進行社經資源重新分配,替上流權貴階級謀利且替政商階級子孫留下龐大遺產的上流階級非常多。對於有把握自己或親族不用親上戰場、自身家族不會大量枉死於戰場、家產又足以預備逃難後路的權貴而言,「國族」是一個相當好用的愚民口號──

人民為國號而亡,貴族因戰爭而富。

平民的兒子慘死在戰場,貴族的兒子活下來稱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