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死亡與我們倆

誰家長不死 死事舊來均
始憶八尺漢 俄成一聚塵
黃泉無曉日 青草有時春
行到傷心處 松風愁殺人

寒山大士

面對死亡,我們選擇完全相反的路。你怒吼:「宗教有什麼用?人死了會活嗎?我是個無神論者!」無神論者?且容我冷靜觀察,好嗎?酗酒。賭博。菸癮。和計程車司機爭執政見到最後當街打架。拒絕回答任何有關她的生死大問。拒絕回應她對這場空殼婚姻的極端抗議。拒絕回家。拒絕打開心門。拒絕任何人靠近你的心。配合主流社會扮演一個不快樂卻成功的男人。不善溝通也不要溝通,不愛家庭卻組成家庭。

她的死竟然一輩子困住了你……

我靜靜地深吸一口氣,人生真苦。假如一個知識份子、無神論者、高階主管的無神論人生是這樣的話,我想,選擇一個正當信仰反而是好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