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

眼不自見

甲造了惡業。乙看不下去,擔心甲墮三惡道。

乙:「甲,你不要這樣。殺盜淫妄酒,將受惡報。」

乙出言糾正甲,丙看不下去,認為違背六祖古訓。

丙:「乙,你不要這樣。這樣落見世間過。」

丙參一腳引經據典,反而引起乙的注意。

乙:「丙,你會出言糾正我落世間過,代表你介意我有過。難道你本身沒見世間過嗎?」

佛法傳入中國後在知解上研發了古印度前所未有的特色詮釋:修行只要看自己,不要看別人。這樣的見解通常會形成兩種不太有趣的修行現象。一是與大乘佛法不相應,放任世間人起三毒、造惡業、墮惡道,也不敢或不肯講道理勸修行。二是見不得別人說世間過,會忍不住出口糾正別人說世間過,以為說世間過這件事本身在修行上有過。換句話說,變成「你絕對不能說世間過,但是我可以糾正你講世間過。你修行不能看別人過錯,可是我絕對可以出言糾正你的過錯」的奇怪現象。

會產生古印度前所未見的修行知解及方法矛盾,反應出的是古中國在帝制背景下全無言論自由又為國師制度引發佛教界內部追殺(六祖遇上的惡緣乃貨真價實的預備謀殺案,追殺者為佛教中人。這不是文學形容筆法,而是佛教史上知名的不幸史實)的特殊因緣。從此中國佛教界在宗教教育功能上被大幅扭曲、限縮、制約,盛唐僧才倍出、佛教興盛的空前局面從此成為歷史雲煙,自唐末迄民國都未曾再現。現在華人圈內哪有至少一、兩萬比丘的道場?沒有。唐朝一寺數萬僧、全國數百大寺、數千小寺,動不動數十萬僧的盛況在華人圈早成絕響。

要殺死一個黃金文明時代就先殺死它的言論自由與教學自由。只要封嘴忌口,該文化系統必定萎縮。非但難以擴充,甚至只能苟活。中國佛教的衰敗在唐後非常明顯與類似白色恐怖的封口風氣不無相關。國師大位之爭與衣缽法脈之爭共纏的歷史共業過後,皇帝被推翻,國師制度被廢除,王權與神權時代不再。但是封口風氣留了下來,直到今天,直到現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