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 星期四

妹妹

全世界同志需要姐姐

「妹妹」是我給他的親密小名。他是坐在我旁邊的男同學。在楚河漢界中間畫的小學時代,身為全班知名的風紀股長母老虎,他被老師安放在我身邊。

打躲避球也被我K,上課也被我管,可是我非常疼他。看他遮掩的便當裏沒什麼菜,就故意講我挑食再故意把好料夾給他。他是個漂亮的小男生,很會畫少女漫畫。我認為他長得比班上絕大多數女同學漂亮,叫他妹妹又把自己當姐姐,他也默認不反抗。不但毫無抗議當妹妹,還沒事就畫一張簡直逼近專業級的少女漫畫來「供養」。妹妹每天被兇猛的風紀股長罩著,眾男同學敢輕度嘲笑他卻絕對不敢太過份,怕被我修理。

我不曉得現代人還會不會愚痴到故意命令男同志進行非自願的心理治療或打荷爾蒙(真是愚蠢!)--從小學時代起,我就有那麼一個「妹妹」,相處甚歡,從來不以為男孩天生漂亮、斯文、秀雅、細緻、有禮貌有哪裏不好。起碼比我這個又粗魯兇悍又K球不留情的風紀股長好。我認為這樣的男孩很正常又很受女孩歡迎,沒什麼不好。

對男眾廣泛施加人魚線、肌肉狂、暴力男、高富帥等刻板性別成見相當無聊,欠缺多元包容的慈悲心,無性別平權理念,壓抑正常身心發展,限制人生生涯規劃,而且又阻擋我們發揮姐姐愛心去疼愛關心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