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

轉世靈童與性別歧視

所有人,每一個人,都是轉世再來。累劫輪轉,生死死生,平常事。然而,男童小小年紀示現許多僧侶習氣與超乎同年孩童的奇特言行,被虔信佛法的父母視為至寶,不但送到道場讓上師印證認可為高僧再來、靈童轉世,尚且在佛學及世學兩方面大力栽培、雙管齊下,僧俗二眾均對之寄予厚望而倍受榮寵的事情,卻讓我不禁感慨萬千。

我想起她們。

平平是示現轉世習氣業報,投胎到什麼家庭,被什麼樣的家人處理,可以造就兒童完全不同的人生境遇。有的女孩容易與鬼道相應,被家人當瘋子、精神病患處理,日後不但沒有任何宗教成就,反而只淪為嫁給庸凡丈夫、過貧賤生活的不幸婦人。有的打出世就有陰陽眼報通的女孩被家人當胡言亂語的說謊者處理,動不動被打巴掌大聲訓斥,日後不但在信仰及世學方面雙無成就,反而只淪為男友或丈夫一個換過一個心不知足的尋常熟女。有的女孩自幼出現附身降乩現象,被家人當搖錢樹,提早輟學又早婚,在自家開起道壇,一生專門受理「神明」(實為鬼眾)附身扶乩問事(含每逢總統大選必在地方鄉里參與下注賭盤在內),也只淪為嫁給平庸丈夫又與地方黑道關係曖昧的神壇主角。

台灣這地方,連對轉世靈童或示現報通的幼兒都有明顯性別歧視──男童很容易被家人當成至寶,不僅舉家投注社經資源欲栽培為大宗教家,甚至父母還往往摩拳擦掌打算給小男孩攻讀三、五個海內外博士以助日後弘化。相反的,女童的下場十之八九都被家人當成精神病患或胡說八道的畸怪兒處置,不是中斷學業草草嫁人生子了事就是淪為專供鬼眾借用的道壇乩身。

台灣有沒有任何女童因為示現宿世報通或修通而被家人當成未來的大宗教師人才極力栽培、或被大宗教師認證為轉世靈童的?幾十年下來沒聽聞過半件。這方面,男童反而很多。除了性別歧視觀念帶給家長與宗教界截然不同的處理心態、社會期待、與教育手法之外,實在找不出對這類特殊孩童給予重大差別待遇的其他理由。

在華人圈,想示現成轉世靈童最好選擇男身。受生為男身,父母親族很容易大力栽培往宗教界發展(華人圈自古都將靈童的性別圈限成男性,沒有例外。華人圈在文化氣氛上傾向以為女性天生嫁夫生子命,不是高僧高尼大菩薩或大修行人轉世再來)。萬一受生為女身下場往往極為不利,有高比例被家人當成瘋子或問題兒少處理,不僅不栽培攻碩博,還往往捨不得投資高中或大學教育成本,讀到國中、高職、五專、二技四技等等替她隨便物色個條件中下等的台男就胡亂嫁掉了。

靈童既為累劫因緣示現於男尊女卑的華人社會,宜隨順重男輕女的文化俗諦因緣--與其示現女身被父母草率嫁掉、懷孕生產、或被舉家當成精神病患輕賤一生一世,還不如示現男身。示現男相很容易被父母家人尊為大修行人再世,並且全家傾盡財力物力在出世學與世學兩方面雙管齊下全力栽培。縱有累劫報通、修通在身,轉世為人照舊會受限於父母家業及社會性別文化等巨大共業運作勢力,不能作主。萬一受身為女相的話,不管發現有何報通或修通,最好全當便秘不通裝糊塗,以免被家人或世人惡待。佛陀是大覺者,沒有性別歧視,但是華人圈有,家庭、學校、職場,各行各業都有。既然要在華人世界投胎出世,中陰身最好有面對性別歧視文化的基本覺悟。

一般居士對神通很好奇。知識份子也好,非知識份子也好,對神通多所想像與不實幻想。嚴格說來,神通是很平常的事情,沒什麼,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只是通常本人不修行、不持戒、不注意、不開發,讓人人自性本具的神通妙用埋沒了去,倒將少數廣為對外宣傳諸種報通或修通的個案當成稀有傳奇了。總而言之,要問就問修行的根本問題,別在神通這類枝末上打閒岔。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