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鴉片,香菸,大麻

人類實在無可救藥,有時我不禁思惟。殺頭的生意有人做,殺人的生意有人做,喪身失命、敗家亡國的生意也有人做。

被鴉片害死的人生前為鴉片戰爭殺人或被殺,亡自己的國或亡別人的國。

被香菸害死的人生前打造出殖民與被殖民的準奴隸時代。

現在醫學發達、健康知識普及,鴉片與香菸沒賺頭了,為利忘義的成人把邪財門路動到大麻上。造業故事總是一樣:先在自國國境內合法化熱銷,先害慘自國無知百姓,放任自國奸商與黑道從事販賣成癮惡物大發邪橫財。等到自國壯大這類填不飽肚子又浪費人力物力社經資源的邪命事業後市場飽和、供過於求,再強逼別國門戶洞開,逼外國人培養成癮惡習,以便成為新興市場的無知消費者,替本國的惡業生產線維持黑心財路,向全世界傾銷,逼全球上癮。

鴉片與香菸的歷史沒有很遠。美國大麻合法化,我憂心有朝一日它會為了安撫黑心大麻商,透過官場政界權力逼迫全球各國打開大麻市場,就像當初的惡質皇朝向全球傾銷鴉片與香菸一樣。

我不明白聖經像字典一樣普遍的國家怎麼經常向全人類推廣酒品、鴉片、香菸、大麻。難道加害人類同胞,害人惡病重病、家破人亡,甚至害人舉國成癮到淪為亡國下場也是上帝的旨意嗎?

西方國家恐怕不太曉得「毒品」與「菸草」這兩樣東西的宗教象徵意義。在上古佛教傳說裏,這兩樣加害人類的毒物不是尋常植物,而是魔女臨終怨念的黑暗產物──她在往生前(鬼與神一樣不出六道輪迴,都會死亡)立下毒誓,希望她的遺體化成這兩種毒草,長長久久地留在世界上毒害世人,讓世人迷喪理智而廣造殺盜淫、增長貪瞋痴──難道事實不是如此?人追求毒品不是為吸完毒後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呼呼大睡或提神背書。人吸毒旨在利用吸毒造成的精神麻醉惡效強化淫欲、瞋恨、犯罪等諸行為的感官作用啊!

故事的結局是魔女的心願實現了。人類千古成為這些致癮物的「毒奴」,加害自己、朋友、國人不夠,最後總是以強勢向異國推銷、逼迫他國打開各類毒物市場的跨國大惡業,以加害全世界的外國人收場。

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的腐敗──所有的世界強權在丟掉他世界第一強國的寶座以前都有一模一樣的大動作:向海內外推廣致癮物,或鴉片,或菸酒,或大麻。這類擁毒動作一出,就代表強權要拱手讓位了,大勢已去。人類學不會歷史教訓,戒不掉毒癮──官方不協助民間戒毒,還隨順惡習合法化、推廣、傾銷。

History always repeats itself. 鴉片,香菸,大麻。

我希望聯合國帶頭邀請全球各國簽「全球反毒公約」,一勞永逸地防止強權國家假藉國力逼迫全球大小國家打開毒品市場。肉品市場那一套千萬不能用在毒品上。

國之將衰亡沒落必有先兆。此時此刻不必忌諱在世界第一強國太歲頭上動土,相反的,要全球合作避免沒落前的強國靠毒品向全球傾銷吸金以延續其第一名寶座。依歷史經驗,世界第一強國只要公開推廣致癮毒物就是內政績效下滑、國民素質下降、失去全球冠軍寶座的前兆。一個國家墮落到力拱致癮毒物時代表全盛強國時代已經過完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