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

不殺生戒:民族性與國族執著

國族不出我執、法執,起用多為煩惱。小則鬥爭,中則謀殺,大則戰亂,起心動念多惱害有情。然而,國族執著有濃有淡,視不同民族的民族性呈現的共業特質而定。

有些民族相對理性,較懂得將國族執著自價值系統的核心理念排開,例如德意志民族。德國人反省歷史錯誤與祖先惡業的力度驚人的強盛;從課堂到街頭,全民譴責殺手型暴君希特勒──縱使權大勢大、同文同種,禍國殃民殺全球的惡性殺人犯就是惡性殺人犯,不加以包庇、美化、漂白。

相反的,有些民族相對感性,很難將國族執著自價值系統的核心理念排開,例如中華民族。中國人反省歷史錯誤與祖先惡業的力度驚人的薄弱;從課堂到街頭,從課本到傳媒,舉國崇拜殺手型暴君秦始皇──縱使身為禍國殃民殺全球的惡性殺人犯,只要權大勢大、同文同種,使盡全力加以包庇、美化、漂白。

德國人也曾經與中國人一樣,繼承遠祖的帝制專制思想,重度執著國族、權勢、征服、掠奪、剝削,以為對內欺壓百姓、對外攻殺異族很正確。國族執念、種族我慢、深重殺貪持續到人間修羅希特勒出世屠害無數無辜生靈為止,終於讓德意志民族集體覺悟:爛祖先就是爛祖先,造惡業就是造惡業,子孫要世世代代反省、警惕,嚴防後代不肖子孫不明事理、愚痴模仿、再度出個人間修羅來毒害全球、屠殺人類。

歐洲有值得亞洲學習之處:懂得針對不肖先祖的屠殺罪業與剝削惡業公開、廣泛地反省懺悔,乃歐洲人遠贏亞洲人的文化高度與精神修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