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素食法門:從非主流到主流



以台灣的社會結構而言,從前的素食的確不夠好吃(沒有幾星級的廚藝),度不到幾個台灣社會的上流階層人士。當政商界以吃葷應酬為主流時,主導出來的台灣社會就是有高比例人口從事殺生行業的社會。葷食產業相當興盛的事實也就意謂持守不殺生戒的人口很少。

台灣素食人口能增加到十分之一,素食廚藝的進步與素食美食研發功不可沒:飲食不僅是個人維生,在現代社會中,飲食聚會是工商社會的重要社交活動。若素食粗淡到擺不上檯面、不敵葷食的社交功能,有誰要吃素呢?試問現代人,除非出家修行,否則改吃素就要忍受難吃粗糙的食物又要阻斷社交聯誼生活,誰要吃素呢?台灣迄今有九成葷食人口,代表素食發展還不夠,打不進主流社交圈,打不動人心,安撫不了人的舌根與胃腸,勸不了人停止殺生。

就小乘觀點而言,觀身不淨,觀法不淨,觀食不淨,食存五觀,簡單維持生命就好,不用講究色、香、味俱全。換句話說,修行人選擇極簡進食的確是個人自由。

就大乘觀點而言,活在肉食主流星球(人類每天為供應肉食而誅殺上億動物的行星)上,若想度化眾生棄殺生肉食改為護生素食,素食的色、香、味便成為重要的接眾法門。素食人口已屬小眾,若素食再不敵葷食的色、香、味要如何推廣?

這非關身份上的貧富貴賤。上至富豪下至窮人都會開口嫌素食不好吃,強調肉食的美味或營養。「肉食好吃」或「肉食傳統」或「吃葷人口多,吃葷外食方便」是絕大多數台灣人無法捨離肉食生活的主因。

小乘法門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但是往往欠缺方便權巧,難以應機接眾。以素食而言,自己全素粗茶淡飯可養廉,但是若要求全天下人學自己全素粗茶淡飯地過恐怕很難度葷食者轉變成終身素食者。開發幾星級的素食美食文化本來就不是為了僧眾,而是為了扭轉地球的殺生主流文化而施設的大乘方便法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