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2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施王與賊王 Dana King and Thief King



在黑暗的時代,好人不出頭,惡人權在握。在價值系統顛倒混亂的時代,位高權重者的言教與身教以惡為尊、以邪為榮,往往在不經意間深深迷惑民心,導致民間誤以為為善去惡註定失敗、為惡去善註定成功,從而打造舉國姦偷屠盜、三毒熾盛的野蠻社會文化。

在這種濁惡年代,偏偏有一位不合時宜的善良國王出世。他跟其他國家的國王不一樣;他深信因果業報,知善知惡,避罪修福,經常以身作則行大布施。他竭盡全力護念老百姓,隨順眾生心,絕不故意違逆民意。眼看當今四天下皆由貪腐惡鬥、剝削人民的惡王們攬權自重,竟然難得出現這麼一位以民心為己心的大施國王,他的名聲當然廣傳四海,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問題偏偏出在這裏:正派的國王行善法、得民心、有人氣、受肯定是一回事,王族之間愈兇惡邪偽腐敗驕慢則大王吃小王、王位愈爬愈高、國土愈侵吞愈大塊又是另一回事!

王族之間的權力文化既然以惡欺善又價值顛倒,不可避免的,施王轄下的小王國在國家安全方面就難免頻頻出現危機。鄰國的暴君型惡王雖然擁有大片國土仍舊心不知足,千方百計使出大小軍事動作,打算侵襲、併吞、吃下鄰近所有小王國,目的在對他國各項資源進行廣泛的巧取豪奪,進而對居住在各小王國境內的平民全體實施身心高壓監控。

施王:「身而為王,我要是出兵應戰的話,一定會讓全民死傷無數!哎……怎麼可以為貪圖一己權謀私利而犧牲人民?不,本王寧願自己喪命也不要老百姓去送死!敵軍既然大舉從東門攻來,我就從西門逃出去!」

婆羅門:「啊,好安靜的森林啊……」(獨自漫遊)

施王:「……」(獨自趕路)

婆羅門:「啊,你好!」(心情十分愉快)

施王:「你好!請教這位先生,你打哪來?要往哪去?」(馬上提高警覺)

婆羅門:「哦,事情是這樣的。我聽說這個國家有個超級好的國王,他一生志在行大布施,一向不違逆民意。我這回特地出國,千辛萬苦大老遠來到這裏,就是為了當面向他陳情!」

施王:「先生,你打算要找的國王就是我!」(稍微放心)

婆羅門:「啥?你?國王?您今個兒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到底是怎麼了?」(大驚失色)

施王:「不瞞先生,實情是鄰國的大惡王出兵壓境,本王只好避城逃難!」(詳細且誠懇地說明)

婆羅門:「天絕我也!」(馬上倒地昏死過去)

施王:「先生!先生!你醒醒!」(緊急進行急救類野外求生術:灑水)

婆羅門:「啊──我怎麼了?」

施王:「你剛才突然昏倒了!怎麼了?」

婆羅門:「哎喲,我實在有夠歹命!窮了一輩子,苦了一世人,完全沒有不動產,向來也很缺動產,好不容易打聽到在我們這個貪腐時代還至少有個稀有難得的大施王出世,特地出國趕來乞討,求他布施一點兒財寶給我──哪知道善王不敵惡王、正王不克邪王、賢王不如暴王,愈壞的國王就混得愈大咖!好苦啊;好慘哪……這是哪門子的五濁惡世?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活了!嗚……」(急性憂鬱症當場發作)

施王:「你──好好好,你別憂愁煩惱,我一定滿你的願,讓你發大財,好不好?剛才提到的那個鄰國暴君雖然侵占我國國土,但是還沒有活抓我的人身、拔除我的王位。他已經下詔宣令天下要重金懸賞我的項上人頭。我跟你約法三章如何?我們事先講好,你就把我綁起來,送我到被敵王侵占的皇宮,由你出面向他領取一大筆國安獎金。那個暴君一高興一定會大大地賞賜你!先生,你覺得這個方法怎麼樣?」(正經八百,理性安慰)

婆羅門:「是嗎?一定會發財?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轉憂為喜,馬上行動)

兩個人才溝通完畢便馬上動手。在地國王乖乖伸出雙手讓外國平民用隨地亂編、不成個樣的細小草繩亂綁一通,做做樣子,就一路哥倆好、有說有笑地散步回宮。小民押大官的一幕向來頗有新聞賣點,格外引人注目。偏偏這兩個人倒十分無所謂,任人指指點點,照樣大搖大擺地押送到敵王進駐的正宮宮門門口。負責看門的保全兼警衛兼隨扈兼跑腿兼漁色仲介官一看到陌生外國人押著前任國王慢慢向王宮走來,馬上連滾帶爬地火速飛奔入宮稟報敵王。

敵王:「這麼快就抓到啦?讚!」(喜出望外,口水直流)

保全兼警衛兼隨扈兼跑腿兼漁色仲介官:「讚個頭咧,大王!這個時代沒有臉書啦!卡卡卡!」(就叫副導不要拿五百塊随便找個臨時演員走路工來湊數,他偏要!)

敵王:「這麼快就抓到啦?真爽!」(超嗨超開心,咧嘴大笑)

保全兼警衛兼隨扈兼跑腿兼漁色仲介官:「再給我卡!你爽什麼爽?又不是演台語鄉土劇!現在是古代!時間是「古印度」,懂不懂?你給我快點進入狀況好不好?」

敵王:「這麼快就抓到啦!真、真殊勝!」(笑到五官變型──煩死了,一天才五百塊,意見那麼多!還不如去參加動物領導舉辦的路過活動比較輕鬆,準時五點解散下班……)

保全兼警衛兼隨扈兼跑腿兼漁色仲介官:「是!來人哪,傳-人-犯──」(按:通常導演都喜歡卧底演些小角色,不知道為什麼?)

敵王:「婆羅門,你實在不簡單,了得!你怎麼有辦法活抓到他?」(十分激賞)

婆羅門:「小的哪有什麼能力?他是自願的!他本來就是個樂善好施的善良國王,名聲普傳四海,傳到我們那個小不拉雞的國家都人人知道,我是特地出國要來跟他乞討的!我走到半路,無巧不巧在森林裏遇見他。他問我幹啥來這裏,我講我想來找國王。他告訴我他就是本尊,我一聽當場就昏死過去!他這個人實在很好心,把我扶起來又灑水把我澆醒,再問我怎麼會突然昏倒。我講,我這個人生生世世吝嗇成性、討厭布施,所以每輩子都當窮光蛋;因為久仰他的大名,這次才大老遠特地跑來乞求些金財珠寶。我哪裏曉得這個時代這麼黑暗、殘酷、悲慘、逆天理又違民意?連這麼好的國王都會亡國!我想人生大概沒半點希望了。我煩惱得要死,覺得不如就直接去死。你想想,一輩子唯一的希望落空,精神上受不了這種意外打擊,當然會昏過去!他聽完我大發牢騷、滿腹苦水,馬上又安撫我,叫我不要動傻念頭,說他決定把他的身體布施給我。他叫我先把他綁起來再帶來這裏跟新的國王換錢,跟我保證敵國的國王一定會重重賞給我一大筆國安獎金!小的報告完了──講這麼多,快給錢哪!錢呢?快點,人都帶來交給你了,說好的錢呢?」(一口氣背這麼多台詞下來表情依舊生動豐富,不愧是第一主角)

敵王:「嗚……朕好感動!施王啊,你這種做人的格調與格局才配稱做「真正的國王」啊!你是貨真價實的人間國王!跟你一比,我簡直只是一個穿王衣、登王位、偷國土的惡賊啊……來人哪,我沒資格當這裏的國王。把軍隊通通叫回來,我們要啟程歸國了!嗚嗚嗚……」(大哭不已,從王位上起身並恭請施王升座)

就這樣,敵王自知沒道德高度又沒民意支持,慚愧萬分地摸摸鼻子退走了。施王如如不動地重新執政,照舊在黑暗時代經營出世所稀有、行善去惡的光明國家!

聲明:此劇本內容依據佛教經典正文改寫新編,乃運用現代文創度眾的權巧方便法門。如有雷同,純屬心裏有鬼,自己心中有數,切莫責怪經文闡述的真理跨越時空、放諸四海皆準!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如何實修布施波羅蜜?社會身份差異(為王為民、為僧為俗、為貧為富等)在布施度的修持上有何不同?

二、上一任轉輪聖王已出家成佛,號為釋迦牟尼佛。身處末法時代的我們是否全球共業障礙深重?為何吾民處處召感貪腐貴族拉大全球貧富差距卻苦等不到下一任轉輪聖王出世呢?

三、《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提出的「仁王」的人格特質為何?於全球化潮流下的自由民主憲政社會執政的仁王又應該有何表現?

四、錢財五家共。世俗所有資源、財產都受限於水災、火災、刀兵、怨賊、官府等五大劫難,二十四小時都有隨時異動變化的無常風險。所謂「官府」是否包括本故事中的賊王──權高位重卻飽其私族,富豪貴族與飢貧平民成嚴重階級反差,本身家族已富甲全國、遠勝基層百姓猶不知足,還經常私心貪圖或公開侵占鄰國國土──或時常將大筆家財消耗在酒肉淫色五欲或海外置產投資上的貪腐權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