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

那夜過後,瘋了 Madness After The Big Fire

欲如猛火

他不好意思地笑著,努力想表達些什麼。我聽著。聽他用盡氣力想說些什麼,擠出幾句話。我聽不太懂,但從他真誠的表情與溫和有禮的口吻上判斷,可以理解他非常盡力;盡最大努力說話。

他的母親帶走他,我送走母子倆。

為什麼她閃著淚,滿臉歉意?

別人說,他瘋了。有一年,他到某個知名大道場掛單,不幸遇到那個道場失火。大火被滅,他幸運逃生,但是心理受的刺激太大,從此瘋了。這一瘋就瘋一輩子,從年輕瘋到老,看遍大小醫院都治不好。老母親沒辦法,知道她兒子再也受不住精神刺激,絕對不能再去那間失火的大道場,便帶他跑另一間知名的大道場。

失火嗎?

失火。

台灣早期的事。那時很轟動,媒體有報導。

哦。

後來佛弟子圈內傳聞很多;說是不如法,被護法神處罰。

不如法?

哎,佛門聖地,偏偏開廂房給在家夫妻留宿又不嚴格要求男女二眾分房、分區……你想想看,道場又不是世俗!一邊供佛菩薩一邊開放男女淫事,像話嗎?

有這種事?

就像開民宿一樣,准許夫妻、男女一起住一間;不知道後來改了沒有?

有這種事?

新聞有報,很多年紀大的老居士都知道。

世俗人在家,以為男女雜居共住天經地義,也以為欲界行淫正常又高貴,覺得世間男女可以透過淫欲行為升級成偉大的父母身份,恐怕不明白(完全無法理解)佛教為何要嚴格把男女二眾區隔。只要在道場界內,連合法夫妻也嚴禁同房,更何況其他沒有婚姻關係的情侶或非情侶?連有夫妻名份都必須在界內嚴守分際、不行淫欲,何況是立志修行者?

這個時代也有在家眾硬逼僧尼二眾併寺共住的。比丘與比丘尼都抗議,俗人還狡辯說沒關係,說什麼本來就可以,有「道場」也這樣。愚痴啊!太愚痴啊!想當年,輕率無知地長期開廂房給信眾夫妻掛單同宿的大道場就招感大火災報,現場火勢大到可以把年輕人逼瘋一輩子。不知道如今有加倍愚痴的俗人強逼僧尼雜居共住,其現世惡報會有多慘烈、多嚴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