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4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死神,羊牲,亡兒 Death Deity, Sacrificed Goat, Dead Son



獨子重病臥床,父母心急如焚。「兒子啊,你現在生了重病。萬一最後病死,你在臨終時身體會感受到劇烈的痛苦,全身難過。到時候,你發現自己死了。你的眼睛再也看不見色相,耳朵再也聽不到聲音,手腳四肢全都痛。然後,你接下來會覺悟到死亡在即,身體漸漸失去所有知覺,變得像木頭、石頭一樣,最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感覺了……」

獨子雖然身為重症病患,卻完全沒有面對死亡的充分心理準備。他不想接受現實,躺在床上氣若游絲地反問父母:「你們快別那樣說,不要嚇我!我現在沒發燒,也不覺得有什麼其他病痛,只是對死亡有安、恐懼。我不想死……我以後會去哪?去誰那裏?有誰可以救我?父母大人,你們就像是生育養護我的天地一樣,你們有誰能救我嗎?」

父母強忍淚水,勉強擠出沙啞的聲音回答:「祭祀天神吧?拜拜一定會平安!」聽到這裏,獨子的嘴角突然揚起一抹奇異的微笑:「是嗎?那快點去拜拜求平安!趕快為我去廟裏拜拜,問廟公要如何處理、祭拜!」

為了獨子,父母還有什麼不願意?他們連日奔波到處跑廟,燒香,祈求,跪拜,許願。這天,他們遇見一個廟公。廟公看著這對老人家,猜測他們家裏一定出了大事,進一步詢問詳情後便提出專業建言:「你們要知道,天神生氣了。你們要是想救兒子的命就一定要殺羊、殺人來祭祀,替你家兒子脫罪!」

「脫罪?要殺一個人跟一頭羊?」老父老母你看我、我看你,低頭商量。如何?要不要照辦?我家一向貧窮,我們將來的希望全寄託在獨子一個人身上。要是天神發怒降禍,兒子必死無疑;要是天神歡喜降恩,兒子必可延命!老夫妻商量事畢,馬上火速打道回府變賣所有家產,打算到市場買一頭大肥羊跟一個活人來宰殺。

沒想到他們夫妻倆窮到買不起,傾家蕩產一樣錢不夠。他們為了買羊舉債,找上兼營暴力討債集團的地下錢莊:「拜託,我們很窮,提不出抵押品或保證金,在銀行根本借不到錢!求求你們借錢給我們,十天以後我們一定會還;萬一還不出來,我們就賣身給你們當奴隸!」合法融資管道既然不通,走投無路的老人家只好找上非法組織簽下非法賣身契,借到一筆錢,委託一個人替他們到市場上買人、買羊。當時的社會以奴隸人口交易為常態,受託人不知道買來的人會被殺來祭天,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地照買不誤。

現在,人與羊都買到手,牲禮都準備好了。這對愚癡沒智慧、離家已久的老夫老妻沒有回家照顧重病孤單的獨子,倒直接趕到廟公顧守的天祠裏,急切地交待對方要馬上舉辦祭祠大典。廟公怎麼說,父母怎麼辦;他要求他們夫妻倆親自動手殺羊、殺人、放火祭天,他們就一一照辦。陰森恐怖、血濺四溢的殺祭儀式一結束,神明突然現身:「你們夫婦倆不要慌、不要怕!我是這座廟的主神,一定會守護你們的兒子,讓他平安痊癒!」老夫老妻親眼看到神明現身,非常高興,不禁高聲歡呼:「謝謝天神賜恩,讓我們的兒子保全性命!」

血祭禮成,老父老母歡天喜地衝回家,這才發現病兒早已氣絕身亡。他們悲傷到了極點,鎮日憂愁,覺得人生完全了無希望,不久也雙雙身亡……


原典出處:《僧伽吒經卷三》


-延伸思考-

一、佛陀告訴藥上菩薩:「善男子!近惡知識亦復如是。」什麼是惡知識?教導眾生造殺盜淫妄酒等惡業、不斷種惡因感惡果受惡報的就是惡知識。

二、殺人殺牲祭拜是古代邪教惡習,在各大洲都留有文獻記載,各大宗教古籍也都有留下相關紀錄。不過,值得留意的是,與母系社會崇尚生命女神、生產女神、農業女神、醫藥女神的遠古護生文化相反,主導殺人殺牲祭拜的神祇有高比例是以死神、戰神、食血肉精氣的惡鬼王等男神。換句話說,若以文化研究的高度來審視祭拜文化,認為造殺業可以交換現世利益的祭祀文化是父系社會、父權文化在推翻上古女神信仰、獨尊男神以後建立起來的破壞性負面價值系統,也就是主戰主殺並以謀害、屠殺、剝削人命當成世俗權力鬥爭主要手段的父權體制的修羅式價值核心所在。

經過一兩千年的緩慢文明演變,殺人祭拜的惡習被廣泛否定、禁止、導正了,殺牲獻祭的惡習依然被保留迄今。殺牲獻祭的儀式本身就具有宗教詮釋上的強大價值矛盾──會需要以眾生死亡當利益交換條件的神明不是死神就是惡鬼王,絕非愛護生命、珍惜生命的善神;既然是喜愛眾生死亡、討厭眾生生存的嗜殺鬼神,又怎麼會保佑人類長壽延命呢?人類也是眾生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