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性別不安症 Gender Dysphoria

嚴格說來,性別屬於身障的一種,本即業障煩惱。

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中,年少比丘一個人獨自嘔氣,不可告人的煩惱愈滾愈大、愈攪愈兇。不論佛陀如何調教開示,對頑固愚昧、資質愚鈍、耿直粗心的他而言都法不入心。佛法到底是什麼?道究竟在哪裏?雖然古印度社會的剎利種姓不敢冒昧追問和尚是不是可以服用威而剛藥物之類的爆笑問題,然而,不必等王族貴種來嗑牙閒扯心理刺激,他一個人反省就夠受的了。他是個正常的年輕男眾,生理機能健全,情欲需求熾盛,陽氣肝火太旺,難以自我克制。修行卡在這關死胡同,他覺得這輩子玩完了,了無希望。修行修不出任何名堂還證入涅槃?做夢!

好痛苦。好掙扎。好難受。好絕望。

他霍地突然站起身,決定跟自己做個了斷:「X!老子我今天非把命根子割斷不可!只要脫離小弟弟的控制,不會精蟲衝腦忘失正念,我就可以清淨安定,保證可以證悟佛道!」他說幹就幹,衝到工匠檀越家裏借了好大一把利斧再衝回僧房把門戶緊閉鎖好,火速剝光全身上下的衣服,一屁股坐在事前準備好的平整木板上打算下手自宮。「真該死!這個害人精讓我枉受辛苦,生死輪迴經無量劫以來在地獄、餓鬼、畜牲三惡道流轉,六趣往返浮沉頭出頭沒,全部都是性欲惹的禍!老子我今天要是不下定決心斬斷這隻小弟弟的話,這輩子恐怕沒有入道因緣!一、二、三──我砍砍砍砍砍──」

「你在幹什麼?」熟悉的聲音突然近在身旁,大聲喝問。全身光溜溜地手提利斧描準生殖器官狂砍未遂、下手下到一半的他一聽停格在半空中,呆住了。這不是佛陀嗎?佛陀啟發神通力進入密室,在自宮爆血慘案發生前當場制止啊!佛陀了解年輕弟子的苦惱。他修行卡關進退不得才出此下下之策,愚癡至極。證道要制心,心才是眾苦罪惡根源,不拔除因地上、源頭上、心念上、心理上、精神上的無明煩惱卻往色身外相上做白工活計是何苦來栽?自宮變成自殺反而危害更大,受苦無量。

年少比丘突然略有醒悟,不想砍斷小弟弟了。他放下利斧,起身穿好僧衣,長跪禮佛老實招供:「佛陀,弟子資質愚昧,出家學道這麼久卻完全無法理解契悟法要。我想成道,偏偏打坐無法入定,老是被情欲妄想拉跑。陽氣太旺,心生迷惑,道眼不開,不知不覺虛耗時日。我一直反省,這一切不幸全都是生殖器官招惹來的,特地去跟在家眾借了一把大斧頭來自我了斷……」(他不曉得遙遠的北國有一個帝制國家,該國長期殘酷無道地實施各種極不人道的酷刑,含宮刑在內。宮刑的身理剝奪、強烈痛苦、心理羞辱甚至刺激出一位千古絕唱的大史學家,成為以史筆神句自爆王室醜聞密案的官場第一人。要是早知道的話,這場跨國兄弟情誼或許可以帶給他不少安慰吧?)

「笨蛋!」佛陀靜靜等他衣服穿好才開罵。「你怎麼這麼愚癡,完全聽不懂師父開示解釋的道理?求道者要先斬斷自己的愚癡,也就是控制心、降伏心、訓練心!心才是一切善惡萬法的根源!你要是想從根本上斬斷問題就要直接砍心念妄想,心安住了、入定了,心意開解就會得道!」接下來,出身王族的佛陀以宮廷位階政治排場為喻說四句偈:「學先斷母,率君二臣,廢諸營從,是上道人。」為何拿剎利種姓熟悉的官場階級做比喻?應機說法,針對年少比丘的世俗薰修業習立論。「你要知道,十二因緣當中以癡為本,無明為首。癡心是眾罪之源,智慧乃眾善之本。先斷癡心,即當入定。」

「哎呀,我真笨!」年少比丘低下頭,再度習慣性地狠狠慚愧自責:「我真的好愚癡,迷惑這麼久都聽不懂佛陀開示的法句。今天佛陀講的我聽懂了,講得真好!」

這次他不為身體、性別、性器官、心理焦慮、生理反應起大無明了。他提起正思惟入正定,一心一意數息制心,完全制服心情欲妄想,當場在佛陀眼前證得四果羅漢。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教學品》


-修行筆記-

身見做為煩惱,性別隸屬之。少年比丘煩惱男性性別與男性生殖器官帶來的生理業報障道,世俗在家煩惱男女性別與男女生殖器官帶來的生理需求業報、以性器官表相定義戀愛婚姻社交標準也一樣障道。情欲(淫欲)障道是人性共通點,不分僧俗。

人類有相當高比例的煩惱源自身見。身見廣泛介入各式意識型態,成為社會問題的人為禍源。人類並沒有充分以精神心理層面定義社會生活,相反的,卻從受制於身見產生的僵化立場打造出「以性別取人」的扭曲社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