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心性的扭曲

一、

網民來謾罵,小僧不會生氣。目前全球十分之一人口是精神病患,很多冒名、匿名、用假身份上網。十分之一的機率,司法界/醫學界/宗教界的基本常識。

二、

早期民間不太有法律常識,精神病患或精神病患的家族常常隱瞞真相去結婚生育。結果,孩子生了一樣發作終生無法治癒的精神疾病,精神正常的配偶為了社會觀感不敢離婚(依民法,夫妻一方有重大不治之惡疾本來就構成法定離婚事由)往往會用偏激的手段因應:通姦、分居、有名無實,甚至出家。

夫妻一方有精神分裂症,生下的小孩有精神分裂症,本來就很容易請求離婚。老一輩怕社會批評(民間沒什麼法律常識會八卦)就繞個彎處理。留下的配偶甚至不曉得出走的精神正常配偶替自己留面子;本來就可以法定離婚召告天下妻兒有病,對方不想為難妻兒,選擇默默離開。

精神疾病遺傳家族到處替人拉媒、勸人生育……哎。

三、

如果家族有精神病史,新生代結婚生育以前請務必坦白,家長不要互瞞。精神疾病很容易隔代遺傳,重大精神疾病也構成法定離婚事由,但是一般婚前產前健檢很不重視這部分。

萬一結婚而男女事後反悔,離婚事小,騙婚恐吃官司。萬一直到生下有精神疾病的新生兒才後知後覺悔婚、夫妻互推教養責任或危及婚姻生活更糟,拖累新生代。

台灣早期視精神病為家醜,家族很容易集體對外隱瞞又為香火生育,結果不斷複製精神疾病家庭成員與問題婚姻,甚至在日常生活養成慣性說謊的不當口業習氣,自害害人。

請家長一定要拿出良心,坦白家族精神病史,不要貪圖一時香火便利與不知情外人的香火讚美。教養有精神疾病的新生代的重擔若夫妻不肯扛往往會全推給雙方家長,推給執著香火的祖父母老人家自己應付有精神問題的孫子。萬一沒有老祖父老祖母可以推,夫妻甚至自己出走,推給出家法師。

很多年前一位重度精神病患的父親不願扛了,私下求我替他度,說誰扛有重度精神疾病的小孩是誰欠債,他苦了一輩子還夠了不想再扛了。當初或許是不知道或許是被騙婚,但是生下重度精神病患後代對一個收入平凡又不具醫學專業背景的男眾是非常大的生活壓力。

四、

本身健康很差或精神狀態不佳的人不適合照護七八十歲的長輩。老人照護的壓力是養嬰兒的十倍以上。請交給其他身心健康的人士代勞就好了。

曾有一位前金融業經理人登門痛哭。他本來很正常,身心強壯,中年後所有兄弟姐妹推托家務繁重不肯照顧重病的老母親,他自告奮勇辭職在家全天陪伴臥床病母。

照顧幾年後,完全斷絕正常人際圈、生活只有他跟老母二人的前經理得了重度憂鬱症。他哭訴說,他看老母像動物一樣只有吃喝拉撒完全沒有任何生活意義地度日,質疑人生到底有何意義,最後他自己確診憂鬱症,常常想跳樓自殺。他完全不認識我,路過哭訴只是想找個人傾聽他無處可訴的痛苦而已。一哭一下午。

一般人照顧幼小晚輩少有負面心理反應,小的可愛、健康、少病,能帶給照護者未來求學就業結婚工作反饋的人生願景想像。長輩完全不同。年老、重病、無法自理大小便,身體不美觀,完全沒有成長就業遠景而是等待死亡終點,很容易讓身心抗壓力不夠強大的照護者身心俱垮。我遇過的經理就是一例,他說他陪老母幾年後覺得人生了無希望,他常常想棄老母不顧自己去自殺。

本身已經有憂鬱症、自殺傾向、各種嚴重身體疾病的人千萬不要再摻一腳去照顧長輩。別說沒能力照顧好,自身難保。最好也不要帶小孩、帶嬰兒;本身心理狀態不佳或健康習慣差(憂鬱症患者最典型的症狀是個人衛生習慣很差,發病到最後甚至不肯洗澡刷牙洗臉,鎮日呆坐,讓精神正常的家人幫他洗澡梳洗!),身教無形中對嬰幼兒有負面影響。

發心助人者要先發心堅強自己的身心健康。自己站得住,心力強,體力強,不會造成別人負擔,就有幫助利他的資糧。

五、

精神病患很容易向宗教師靠近。理由?正常人只要察覺病患就會刻意疏遠,病患往往有被人際孤立的嚴重困擾,心理上會覺得全世界都不要我不理我了,宗教師應該接納我。

精神患者心生病,六根扭曲,input 與 output 往往都與事實差距甚大,說出來的話常常淪於幻覺、幻想、主角置換,甚至是連篇大謊。這幾年接觸到一個重度憂鬱症病患,約莫去年年初確認,但礙於她對外身份高貴又對外掩飾,無從警告大眾。

她是公司老闆娘。重鬱,想自殺,滿口謊話。丈夫沒辦法,任她從媒體業職辭後長期躲在家。問題是對外她還是以道場學員自居跟法師攀關係。我會發覺情況有異是發現她不斷說謊。最嚴重的大謊是說她一直有上佛學課很用功,事實卻是連住持法師的法名都一再講錯。為了騙我,取信於我,她編了一個「從來沒有調派過到道場上任」的知名佛學院法師的法名。心理生病編故事編到拖佛教法師下水,果報就嚴重了。

憂鬱症本來就是腦部化學物質或神經傳導過程產生病變,很多病症都是病患本人無法控制的認知異常果報,包括失控級的連續撒謊。撒謊有時是腦部病變的病症之一。例如,她自己的想法不承擔,講說是家人講的。或者,她自己的行為習慣不承擔,怪罪是法師做的。甚至撒謊成性、編故事編到造成團體的人際困擾,最後被團體成員集體排擠在外。

一般配偶通常不願意與精神病患配偶行房,被配偶排斥的精神病患對外又會污名化正常配偶,怪東怪西,主詞互換,甚至亂編故事再施壓配偶說「別人都講我們應該履行夫妻義務」,推說都別人講的。事實呢?事實是被配偶刻意疏遠、被其他無法接納精神病患的正常人排擠以後的精神病患的另類「婚姻危機警訊」。家屬不願扛就搬出去或勸離婚,勸離婚的目的是砍掉法律關係以後自己人生可以不必被精神病患家人拖累。

醫學界的極限在精神疾病這塊尤然。絕望的家屬通常會把宗教界當成最後的希望,看看病患有沒有辦法藉由宗教力量「奇蹟」似正常化。但是這種奇蹟很難得啊。

無法控制的嚴重說謊習慣是憂鬱症、躁鬱症的臨床病症之一,嚴重起來足以毀掉家庭生活與職涯事業。奉勸病人,如果確定醫學極限治不好了,起碼在宗教上老實用功,老實修福,老實消業。如果連宗教修持上都不老實,誰救得了?

六、

未圓證佛果時,人人無明心狂。真如不守自性逐境狂走,誰非瘋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