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紅玫瑰義賣茶具組

「三輪體空」公益低調風格是家師給我的寶貴身教

居士無意間發現我在清洗新的茶具組,隨口問道:「那是誰的?」

「我的啊!」隨順俗諦方便說「我」。

「師父的?」居士有一點點訝異。

「本來就我的啊!」低調回應的我非常淡然。

做好事本該低調。不久前才義買入手的「兒童人權支持證據」不想過度高調公開說明,拈花心法正好無言無說當下心領神會。

那年冬天路過一群就讀輔大的善良大學生擺的路邊攤,主題是「贊助弱勢兒童」。他們參加公益性質的學校社團,與社區、指導教授合作舉辦小型公益義賣活動,陳列各式各樣日用物品與外國小物,甚至包括不知何方功德主捐獻出來的輕便佛珠。那群大學生很年輕可愛,一串品質不錯的手珠用原子筆標價「50」也賣,毫無世故心機可言。

原本快速路過的我為此留步,對他們的公益熱情與愛心大加讚嘆與鼓勵。為了護念他們的善心義舉,破天荒決定以實際的「義買」行動強化他們對公益理念的堅持。正巧居士供養好茶沒有茶具可泡,當場以約莫市價五分之一不到的超低價/義賣價(新台幣六百元)買回一組有小小的破損瑕疪的輕古董紅玫瑰花茶具組。以出家前陪俗家家人逛百貨賣場的經驗,我知道那組茶具的正常市價至少三四千元以上。居士的供養要花在對的、有意義的、利益眾生的地方。這是我畢生使用過最高級的茶具組,也同時成就支持兒少人權、鼓勵大學生投入公益活動、圓滿善心居士供養高級好茶的發心三件好事。學生們很開心法師支持,笑咪咪說明那組茶具是一位好心的太太捐出來義賣的,好像是同學的媽媽或女性長輩吧?為令年輕人種三寶善根,我用輕鬆的語調試探性地化緣那串超低價佛珠,他們也大方供養了。世間善的公益與出世間上上善的供僧同時成就,大家都很歡喜。

紅玫瑰有多重意義。它是歐美供佛桌上最當紅的供花極品,新品種又大又紅且無刺,含苞未放時已如拳頭大,盛放時貴氣堪比牡丹。它是禪宗拈花公案的最佳現代詮釋,完全把世俗誤導的愛情花語隱喻轉化提昇為明心見性的殊勝契悟方便。它是Lynn Anderson 演唱的勵志老歌 Rose Garden 的美麗道歉與承諾,陽光與甘露雨交叉現前的人生寫照。

或許是上輩子臨老的記憶種子?1970年的老歌很順耳,青少年時代聽一堆古董老歌為樂。這輩子臨老即將種下全新的八識種子,承諾過的我會一一達成。當年病中,我承諾師兄弟我會住持道場接眾弘法,老了一定收弟子,很老很老時也會度人出家。

我的確沒有承諾過誰一座玫瑰花園,不過,與佛法有關的承諾會一一實現完成;若法緣具足成就,或許順便圓滿附帶禪宗花園的道場也說不定啊!等臨濟浪漫派開張、拈花微笑公案成為全球生活基本常識時,再也無人以為花兒的花語只限縮在小小的愛情狹義定義了吧?每一朵都是自心開顯、映心印心的自性心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