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薪情?心情

有一天,年紀約五十多歲的路人向師父抱怨低薪,「現在每個月才五萬多,不像二三十年前很好賺,上班時間短,收入高,物價低。」

「妳領高薪耶!」我安慰她,「這兩年剛大學畢業的大學生或剛考上的律師不見得月薪有三四萬。」

「……可是跟以前比,以前真的很好賺。」她指的是公務員可以溜班買菜燙頭髮喝下午茶又準時上下班的年代。

那麼,以前賺的錢呢?她苦笑了,講了一大段家道中落、長輩投資大陸、移居大陸,被大陸家人騙掉幾百萬的悲慘故事。「一開始知道我爸有錢對他好,他信了,搬去住。等他老本花光,跟他再也要不到錢就不太理他了,最後我爸逃回台灣。逃回來,不想在那裏被虐待。」

身為資深中醫的父親被騙光積蓄,子女孫子女分不到遺產,全部靠藍領勞力或服務業賺辛苦錢,中年後完全得不到來自家長的庇佑。「師父,我對別人都不敢講,只敢跟你講。」她的表情好像很難為情;明明是無辜受害者還覺得不可告人。

我很想安慰她受害一點都不可恥。可恥的是用親情血緣的表相欺騙了你們全家的他們。「師父,被騙的都覺得很丟臉不想講,不知道的人就一直被騙,不斷有人被騙……我們很早就知道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