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狗年吉利帖之二:利他當中完成自利

菩薩道用佛學名相有無量美麗的法語開示可講,用白話文講很簡單:

「感恩大家讓我有對象付出、有機會修行,成就我因地菩薩行與成佛資糧。所有修行成就功歸三寶慈護與法界眾生納受!」

手鐲事件即為顯例。

佛子大方供養的精美手鐲自始夾雜深藏於佛珠陣列堆,初初發現便傻眼。唉喲十方諸佛菩薩,怎麼辦?從一開始就挖空心思拼命思惟怎麼處理,送誰好,送誰值得,送誰又法益增上又佛日增輝又眾生歡喜?鎮日心頭正思量布施名單就是件大事。

然後,這個來了。路邊狂播這個:


禪門薰修多年,僧家表情正常,動作正常,行為正常,獨獨意識心不正常。路邊老歌大鳴大放,耳根太利,八識田業種一掀就抓狂。手鐲合唱團是業障僧青春期想當搖滾歌手時代瘋狂背英文歌的標準歌單之一,練到不是我自誇,只差沒教唆家父破財讓我灌唱片出道發片而已。有個妹妹當歌星他已極不認同,若換女兒準打死(打死是一種誇飾說法,他捨不得)。所造業不亡千真萬確,打過的妄想,做過的傻夢!回頭布施手鐲,心中大為感恩大眾消小僧業障。真的真的真的。

八識狂浪大作,還有這個正好應景狗年小年夜與情人節競合情事:


青春期常年患「星期一症候群」,不想上班,不想上課,不想過競爭社會的競爭角色為名利排行爭破頭的修羅人生(那時不知道這名相),無奈就拉開破嗓對同班同學大唱這條歌,女聲版。現在人老囉,回想實在一身業障。同學就同學,犯得著虐待人家耳朵?

當年買了幾塊錄音帶,這條文化深度算深的:


因緣法甚深不可思議。老人家總嫌女歌星外表、歌曲如何如何意見很多,獨獨小僧覺得她們一切正常。衣著、化妝、歌藝、談吐都正常。老人家覺得我是外星人、外國人、男生來投胎的怪咖,品味這樣。

佛子大問,愛跟喜歡是不一樣的。這不是肯定句,也不是邏輯句,基本上是無明業障情執染緣句。會打歪頭腦去想這個問題的因緣一定有毛病,很那個的。這時需要佛法,但必須是年輕人可以理解的法。好比說,我會承認我超喜歡 Debbie Gibson 「的歌」,但不會誇張到聲稱我愛上  Debbie Gibson 「的人」。畢竟喜歡、欣賞、肯定音樂表現成就一回事,有沒有無明業障到情執本人是另一碼事。可是都搞上人了還辯稱只是喜歡,講到兩眼紅紅淚水忍住不落還自己騙自己只是喜歡不是愛就太孩子氣了。

愛,突如其來。眾生會愛上就是無明昏頭搞不清狀況才有戀愛情欲可講,理智地、安住實相地、開悟明心地哪來這套?愛本質上就是妄想。一念妄心走作,執心執色,戀愛結婚成家育兒三細六粗沒完沒了。


俗諦敢用有一番道理。沒有任一位大法師、大和尚、大和尚尼、得道高僧敢罵謗一句累世父母愛的不對、性的不對、情執染污生育子女(包括生下出家眾、僧尼二眾、未來佛)的不對,大力稱頌男女夫妻父母是大菩薩,代表慈悲與智慧,守護子女成長。都不敢嫌責父母了,敢嫌責情愛?父母若是善緣深厚,對對情愛緣中結來,不是嗎?感恩父母都來不及,誰敢訶父母的愛與性是罪惡?

(訶都訶給出家眾聽。發心超生死才罵得)

新年發大願,小我解決了大我還沒解決。居士發心第一線做國民外交,勤練英文。生活薰修最快最牢,強過課堂。媒體直薰,練歌超快!英文練好了,再幾年後台灣主辦奧運時招待五大洲外賓都流利!


怪咖與未來佛非一非二、亦一亦二,如是!佛性本具的起聲動語都真心誠意,誠則動人。課堂上的語言學教技術,歌壇的聲韻學教「心語言」。


欣逢旺年,愛犬當道。磨拳擦掌推廣動保運動的一年又開始了,讓我們用大愛愛小犬吧!嘿嘿,不可說,不可說……「小狗の愛」語帶雙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