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撕書的女人、讀書的女人、寫書的女人


當場看一個女子撕書,什麼滋味?

假如你有親身經歷過的話,就會明白整個過程多麼驚悚、異質而原始。她的雙眼燃燒著怒火,而且,是對於另一種喜歡書籍的女性的強烈恨妒。是什麼教育體制會教出這樣撕書(撕的還是正正當當的得獎兒童讀物)的女子呢?染紅的尖指甲撕扯著頁扉,臉上身上俱是昂貴的保養品的氣味。書碎一地,一具拒絕文明教養、只要身體與欲望的女體,狂怒直立。

是什麼樣的女子,會撕書呢?

在她的成長過程當中,周圍的人過分誇大她的美貌,寵到她忘記在滿街台灣美女當中,她事實上算其貌不揚。更寵到她眼裏看不見台灣社會上有太多、太多不論內在、外表、職場表現,都強過她百千萬倍以上的女性。也因此,她一直不愛讀書、讀不好、也無心讀好。她追逐衣服、化妝品、所有有關身體的一切,每天浪費幾小時在這些事情上,沒有發展出其他特長或才藝。出於家族的長期誤導,她真的以為自己很美麗,更數度傲慢到當眾將親族女性罵哭:「我們家就我最美了,哪像妳們……」「妳看妳!長得這麼醜!」最後,她的妹妹們心生煩惱,背地裏直接反擊:「她呀,大餅臉!沒辦法,父母太寵她,她一輩子都這樣,什麼好的都搶第一……」最後,她一生婚姻不幸,沒有任何人給予真心的同情,甚至背地底有些幸災樂禍。

台灣早期的性別教育是不是非常失敗呢?

那個年代,只知道把女性的價值等同美貌與生育,究竟教出多少追逐美貌、執著美貌、最後除了一張皮相上高價的衣著妝扮以外,心靈與品格都空虛的女子呢?這樣的女性,很多到頭來婚姻都很不幸--畢竟,面貌再美如天仙,幾天、幾個月也會看厭、看倦、看到沒感覺;更何況本來就不是頂極美女--只追求表相,不注重內在與品格,口德極差、脾氣極壞,難以共住相處,心靈無法溝通,生活無法同步,到頭來還是沒有用,婚姻完全失敗。有色無德,家庭就沒福報。

假如你想從根本上毀了一個小女孩的人生,就從小教她一生汲汲營營於美貌就好,枉顧其他。不久之後,她會就會在人生的現實苦難中明白,美完全沒有用。「美」無法救她免於配偶外遇或嫖妓;無法讓她家庭生活真正幸福;無法讓親族背後不講她是非;甚至無法讓她在人類歷史上留下半絲足跡--更現實的是,一過三十歲,老化的事實一逼近、現前,她唯一的長處就滅了。剩下的,只是又老、又醜的業報身,以及沒有其他優點或專長的漫漫人生。

算一算中國自古男性與女性的人口比例:因為美貌而被歷史記憶的女人,不到一百個,當中還不少死於非命,命運乖舛。可是,許多既不帥也不美、外表難看無比的男人,憑著各自職場表現與特長、身份及名位、財富與權勢、野心與手段,被歷史記憶的比例高得太多了。「美」是種消耗性商品;僅供短期娛樂與欣賞,沒有長期文化保值的真正價值,註定被解消、被遺忘、被一腳踢開;踢開也快:從一個女性十五六歲到三四十歲,最多二十五年就過期了。

這一點,他的故事--History, His Story--已經寫了幾千年:「女性美」只是歷史過客,被使用、被消費、被利用完,通常歷史半個字也懶得記一筆。誰管妳美不美呢?職場史、文明史、文化史、各式各樣的記憶裏,妳最後都不在場!相妄性真;追逐美貌,浪費人生。鎮日講究誰比誰美、誰打扮比誰入時,結果外遇的外遇、嫖妓的嫖妓、離婚的離婚、丈夫菸酒賭博的依然故我……比美比到死也沒有用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