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白衣升座的愛與愁

「白衣升座」,有愛就有愁。

這半世紀以來,許多俗人跳出來自創新興教派,自己當宗教師。俗人,古印度又稱「白衣」,指有錢財、有家室、穿得起華貴、染成白色的上等衣料的俗人。「白衣升座」,則指以俗人之身,自己開業當宗教師,傳播宗教教義的行為。

有一陣子,在讀一本美國某心理學博士寫的書。他在攻博士的後期,因為拿論文的龐大學術與人事壓力,得了嚴重憂鬱症;於是,他一方面長期尋求專業心理治療,一方面找美國當地由出家眾指導的道場學禪坐。後來,他病好了,成功取得學位;接下來,他並沒走學術圈,而是與太太一起合開一間結合臨床心理諮商與禪修的道場,廣招學生,當然收取高額學費。他的點子,來自於他生病期間,心理治療與禪修雙管齊下的方法,並以之為開業教學模式。他的書,正好說明一個近代高學歷菁英的「白衣升座」開業理念與實例。

在書中,那位心理學博士是用類似這樣的手法打廣告的:「……出家人沒有性伴侶。所以,你的婚姻問題,性生活問題等等,他們不會了解,他們外行。來找我們,我們跟你們一樣是夫妻,我們有性生活,我們知道愛情問題、我們知道性問題……」當時,從他的論述與處處可見的置入性行銷裏,我明白了「白衣升座」現象最大的群眾魅力何在--不用持戒。講白一點:淫欲。

對一個沒有實際修行經驗的人而言,找一個白衣宗教師,初初心理打的如意算盤通常是這樣:「他有性生活。我也有。他可以吃肉喝酒,我也可以。他有名利、階級、地位,這些都與我一樣。如果他能在靈修上有成就,表示我也可以什麼都不改變,照樣喝酒、吃肉、戀愛、上床、爭名奪利,一樣享盡欲樂,也一樣有靈修成就。」

這些學生們,甘願付高額學費,繼續供應那些俗人宗教師的酒肉、華衣、名車、豪宅、淫欲生活。一開始,無知的學生們心理很高興,最後卻一一幻滅了--邪師與學生同樣不持戒,有的日久生情,跟俗人夫妻檔的一方搞外遇;有的出於邪見,甘心讓女性家人與邪師從事性關係;有的整個宗教團體成員之間,搞成複雜男男女女多角情慾糾葛,……長期花大錢,就為捧個跟自己一模一樣、有愛有欲有酒有肉有名有利的三毒大凡夫,助長貪瞋痴習氣。到最後,事實證明,那些靈修名目靠的是行銷手法,邪師本身跟自己一樣,酒色財氣裏度日,男色也要、女色也要。

哪怕是夫妻檔宗教師,本身淫欲生活既未放下,產生各類情欲糾紛的機會更大--以「心靈導師」之名,師生之間要染上情欲關係,甚至相對上比一般職場更加容易。有的白衣升座團體,弄到最後一一爆料了,才知道整個團體當中,不少人與邪師有染,簡直像個雜交派對;而且更可憐的是,那些盲目信徒們,還各自以為是老師的「唯一真愛」,根本不知道實況簡直像古代盛行邪淫的後宮。

一個俗人,屈服於身體的性欲、心理的愛欲的俗人,心靈能有多大的靈修成就?鎮日為下半身而活,沒有性伴侶日子就不會過,沒有愛欲就難受,你還能期待他的心理多超脫?一個身體欲望的奴隸,你還能期待他能教你什麼高超的心靈成就?

在初初踏入白衣升座的團體時,一個人會很高興,他找到的是不會要求他戒酒、戒肉、戒色、戒三毒,口口聲聲情情愛愛的心靈導師;等到有朝一日水落石出,一個人會發現,他當初最盲目的錯誤、最大的悲哀,就是盲信跟他本人一模一樣,不戒酒、不戒肉、不戒色、三毒無明一樣旺盛,口口聲聲情情愛愛的肉欲邪師。

註:這篇叫做「白衣升座的愛與愁」。那本原文書,正靜靜躺在某個書櫃裏;書名,既然不想記得,也就算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