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就是少了茶黨

總是空,空蕩蕩,空而冷清的店。一向無人氣,何不走進去?走進去,笑問妳那些和茶有關的事。滿室茶,空擺設不宴客的整套茶具,被茶包圍的我們對話有點神奇:

「如果外國人來怎麼介紹?」
「外國人很少喝茶。」
「禪與茶很有歷史、文化淵源……講Zen或Buddhism外國人都知道。」
「沒像你講的歷史那麼久啦。」
「你們有網路?那會網頁英譯,全球外銷嗎?」
「我們不寄。外國人要買就要來台灣買。」
「一定要走進店裏?」
「我們只做熟客,只對內,不外銷。」
「不外銷?」
「台灣茶很有名,全世界都知道,不用介紹。」
「像阿里山?」
「哎呀,現在很多混茶啦,混大陸、越南、印度的都打台灣茶。」
「哦。」
「我們老闆只賣純的台灣茶。三十年。」
「茶的名字都怎麼取?」
「你上網查都有啊,太多了講不完。」
「你們有名片嗎?」

有。她很高興送上名片,再附贈一句經典結語:

「大多數的人都喝咖啡啦。」

有時,參一家茶店也會參到禪味;在一家十分沮喪於大敗給咖啡黨的空店面。

咖啡狂銷全世界,台灣茶不但開不了半家「茶巴克」絕地大反攻,踏不出門還反被咖啡黨占掉自有地果真事出有因。茶葉紅過,紅在當初絲路賣的不只是茶,還有東方精緻文化。咖啡大紅大紫,也在咖啡館喝出大量文學家、藝術家、革命家、歷史家、政治家、教育家、生活家……,一杯杯、一口口,香出文化與對話。

妳轉身而出,店丟給另一個人顧。

當家的妳不奉茶,來客雲水哪堪語?當然沒機會微笑請妳「喝茶去」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