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不用的理由(踢館帖之十七)

她用力這麼講:「不用皈依,不用受戒,不用出家。」

我問她為什麼。

她更用力再三講:「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佛。」抓著胸口。

我無語。

我思惟,若偉大到這樣已是佛,又何必上妝擦口紅?

出家眾在全球人口比例是相當低的,低到全球人口連年爆不完。這類「出家焦慮」的普遍,或許也是人口學與真相長期受忽視的結果之一吧?又或者是出於對出家眾的業報身年紀的嚴重誤判呢?希望人口學能為通識教育的一環,避免民間不知情下,有的年代生太多,有的年代生太少,最後為世代間起伏落差太大的人口數量與世代比例,付出高昂經濟代價或製造百姓心理焦慮。

此外,對於「看起來很年輕的女眾」就千方百計想丟她進「生產線」的心理,在「事實上很不年輕的法師」角度以觀,也是古老性別歧視的殘留毒素之一。她五十多歲了,依然無法接受法師是台灣女性的正當職業選項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