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司法不獨立 Judicial Dependence



之一  禍不單行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充滿了國王與皇帝,境內大小事宜歸他一人通包通管、通通受理。行政是他、立法是他、司法也是他;軍事是他、外交是他、連經貿也是他!我們實在很難理解,一介超級勞碌命的大忙人怎麼還有時間體力去應付後宮一大群女眷男寵的諸般需索呢?

窮婆羅門對帝室運作也不理解。他只知道自己很窮、有一頓沒一頓。難得田裏有一點點熟穀可以採收,他就找鄰居借頭牛來採收;事畢把牛趕回鄰居門口,竟忘記親口交待對方。結果,牛主人看見牛在門口,誤以為他還沒借完,不綁也不收,這隻牛就依循動物崇尚自由的本能,三兩下跑得不見蹤影。等牛主人發現牛跑了,登門興師問罪,窮婆羅門當然辯稱他早就還了。二人一來一往,雙雙覺得自己沒錯,最後開始當街對罵。

吵架?意見不合?有爭議?不對盤?這個時代,這類民事糾紛的負責人只有一個,不是叫皇帝就是叫國王。剛好這國的頭兒就掛名叫國王,二人就邊扭打邊往王城的方向前進。沒想到才出發不久,竟遇上了家馬官。馬不乖想跑(動物天性都愛自由,不只是人會這樣),當公務員的馬官急急呼喚百姓替他擋馬。窮婆羅門急中生智,抓塊石頭往馬丟,一丟命中王家好馬,把馬脚給打斷了。馬官一看,大膽惡民竟有種破壞自己負責的王家公物,馬上一把捉到,揚言要告上國王。

三個人一路吵吵打打,離王城愈來愈近了。才到河邊,正巧遇上打算渡河的木工。眼見對方嘴裏叨著斧頭,褲角拉得老高又塞進腰帶裏,窮婆羅門便好聲好氣地請教木工渡口方位何在。木工張口一應聲回答,斧頭當場就掉到河水裏被沖走,打撈也來不及了。氣得半死的木工怎麼辦?當然是三缺一不如三加一,三個人一起扭著窮婆羅門過河,繼續往王城前進。

窮婆羅門被三個債主一路催逼,又餓又渴,累得半死,半路就央求他們放他到酒家裏討一點點白酒來喝。他跟熟女老闆娘要了酒,正爬到床座上喝時,沒想到老闆娘的小兒子正躲在下頭睡覺,被他這個成人的體重一壓,小男孩當場肚破腸流、馬上斃命。心愛的兒子死於非命,當娘的哪肯善罷甘休?她又哭又罵,也要抓他上王宮找國王討公道。萬能的國王就這麼厲害;不只民事能管,刑事也順便管,無法分類的事當然也照管。這個時代能把一個凡夫當萬用超人,著實相當厲害。

五個人走著、走著,一路哭叫打罵、熱鬧非凡,到了牆邊。窮婆羅門暗忖,看這種局勢,要是到國王面前,十之八九判死刑;不如我想辦法逃走,說不定還可以保住小命……這麼一打算,他往牆下縱身一跳──喝,沒想到下頭有個老裁縫師,被他重力加速度一撞、一壓,一樣當場死亡。老裁縫師的兒子眼睜睜看老父枉死,當然也大嚷大叫要上王宮見國王。

五個滿懷怨恨的人包圍住窮婆羅門,繼續上路。奇怪的是,這個窮婆羅門很有人緣又很有動物緣,一路上還常常被問問題;連動物聽說他要進宮,都興奮地拜託他代為向國王請益。由此可知,這個時代的國王不只是超人,還是異人;不只包管人,也包管動物。

樹上的山雞問他:「你替我問國王,為什麼我在別棵樹上叫聲難聽,在這棵樹上就聲聲悅耳呢?到底是為什麼哩?」毒蛇問他:「你替我問國王,為什麼我早上出洞穴時,身體柔軟又不痛,傍晚回穴時卻不一樣,身體又粗又痛,很難擠進家門哩?」窮婆羅門很熱心,一一都答應了。

快到王宮了,路上又撞見一個人妻。她也拜託窮婆羅門:「你替我問國王,為什麼我在夫家就想娘家,回娘家又想夫家呢?」窮婆羅門一樣爽快答應了。

之二  速審速決

六個人進了宮,站在國王面前,依事件發生次第,一個接一個輪流上前發問。

國王聽完牛主人和窮婆羅門兩造意見,對牛主人下的裁判是這樣的:「你們這兩個人通通不對!窮婆羅門的嘴巴不會交待牛送到了,要截他的舌頭;你自己看到牛又不會綁好,是你的眼睛不對,要挑出你的眼睛!」牛主人一聽還得了?馬上向國王報告:「算了算了,牛我也不要了,別剜我的眼睛又截斷他的舌頭啊……」這件事就這樣和解了。

接下來,馬官和窮婆羅門又針對官馬斷腿的事情說明一番。國王聽完後,對馬官下的裁判是這樣的:「你們這兩個人通通不對!你開口叫他,要截斷你的舌頭;他下手打馬,要砍掉他的手!」馬官一聽還得了?立刻回報:「我會另行備馬,千萬別對我們兩人行刑啊……」第二件糾紛也就和解了。

木工排第三個,兩造解釋一遍事件始末後,國王對木工下的裁判是這樣的:「你們這兩個人通通不對!他開口叫你,要截斷他的舌頭;你不照常理用手拿東西,卻用嘴咬,才會把東西掉到水裏,理應打掉你兩顆大門牙!」木工一聽還得了?「王啊,小民不要斧頭了,別罰我啊……」第三件也四兩撥千金地和解了。

民事糾紛竟然能用斷手斷腳的刑罰來論處、逼當事人自願和解,這個國王也真夠奇葩了;不過面對刑事問題時,他的手法更厲害──用民事關係來解套,照逼當事人達成和解,連監獄之類的國庫開銷都省了。

酒家熟女哀哀哭訴完喪子之痛,窮婆羅門再三強調是不小心的無心之過。國王深思沒兩下,英明的處斷就出爐了:「妳酒店裏客人來來往往,沒事把兒子藏在床座下幹什麼?兩個人都一樣有錯。這樣吧,本王放了他,把他許配給妳當丈夫,你們再生一個兒子就當作是他還給你的。」熟女老闆娘一聽還得了?「王啊,我兒已死,我寧可和解了事,也不想嫁給這種窮婆羅門哪……」和解?當然沒問題。

老裁縫師的兒子排最後,恨恨地上前抗議,說這個兇暴又瘋狂的窮婆羅門殺了他的親生父親。聽兩造各說各話、各講各的故事,國王很快就祭出了世所稀有的法學見解:「兩個都不對、都不對!反正你父親人死不能復生,這個窮婆羅門就補給你當你的爸爸,這下成了吧?」老裁縫師的兒子哪肯要這種無厘頭、觸霉頭、天外飛來的兇手爸爸呢?馬上沒有半句廢話,當庭和解了。

之三  順便觀審

不但沒被判死刑,沒被罰半毛錢,不用歸還任何動物或物品,還一連五場是非都順利和解的窮婆羅門高興得不得了,自動留在王宮,想看後面排隊的人究竟是鬧出什麼大亂子,英明又偉大的國王又怎麼樣光速解決。

兩個女人一起走上前,搶一個小男生。國王看一看,下達命令:「一個兒子怎麼能同時有兩個媽媽呢?妳們就一個人出一隻手拉,像拔河比賽一樣,誰拉贏就算是誰的。預備──起!」這一拉一比,其中一個女人使勁力氣,另一個女人就不敢出力、頻頻放水。國王一觀察,馬上斷定硬拉的不是生母,捨不得的才是生母;真相大白,三個人道完謝就離開了。

之四  代理代打

窮婆羅門對國王心服口服,佩服極了,趕緊替蛇、山雞、人妻發問。國王一一給出了答案:「蛇出穴時,心裏沒煩惱,心柔軟身也柔軟。等出門被鳥獸是是非非影響,瞋恚心愈養大,身體也變粗大,所以傍晚回穴就很難擠進家門。你告訴蛇,要是出門在外能攝心、不起瞋心,回家就沒問題了。至於那個人妻嘛……告訴她,是因為她起邪淫心,在娘家另外養了個小三。養小三,才會人在夫家想娘家的情人;等回娘家找小三覺得厭倦了,又回頭思念夫家的丈夫。告訴她,不邪淫就不會有問題了。那山雞能叫聲動聽,是因為只有那棵底樹下有一大罐金子。你今天這麼多事情,本王都幫你一一達成和解了;原本那罐金子理當歸王,本王就好事做到底、送給你創業吧!」

從此,因禍得福、貴人相挺的窮婆羅門靠黃金起家、認真打拼,事業愈做愈大,終於成為富婆羅門。


原典出處:《賢愚經、檀膩羈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法無定法」真義為何?
二、「自由心證」在不同政體下有何差異?
三、境有是非對錯,也不得不處理、解決、判斷。如何善觀因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