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三角關係 Love Triangle


波斯匿王的宰相有個獨生子,相貌帥氣,英姿颯颯,體格雄壯,力大無比,能以一敵千,身手非凡。父親對愛子疼愛有加,特地送他到知名的婆羅門處求學。宰相子非常聰明,入門未久就能通達眾多學問,不但老師對他另眼相看,同學們也格外尊敬他。

一個男眾內外兼備、文武雙全、表現優異本非壞事;壞就壞在世俗人眼中的優秀條件也正同時是世俗人產生情欲執念的導火線。婆羅門的太太(也就是他的師母)戀慕他一表人才的外貌,又欣賞他的課業表現,日久生情,從情生慾。她對丈夫的得意門生雖然懷有愛意與情欲,平日限於眾多門生在場,也沒機會表白,只能私下哀嘆,內心感到無比遺憾。

不久,她苦等不到的獨處機會竟然實現了。有人打算恭迎婆羅門和眾弟子出門講學三個月,婆羅門和太太商量一番,聽從太太的建議,只讓最出色、能力最好的學生一個人留守,把其他學生都帶出門。

等人集體出遠門,師母就摘下師母的假面與社會身份,完全展現出一個風騷女眾的原始模樣──打扮、裝飾、故作姿態、妖媚誘惑,在日用交談之間故意玩弄文字遊戲,語帶雙關,想挑動男學生的情欲。她看男學生一派正人君子的聖賢作風,對她百般引誘都不為所動,淫欲心反而愈燒愈猛烈,一發不可收拾。

「啊……人家、人家其實暗戀你很久了……只是每天閒雜人等來來往往,沒機會向你告白……你的老師出遠門,是我故意把你留下來的。今天好不容易我們能獨處三個月,你何不就順了我的意?」女人媚眼勾魂,像要活生生把魂勾下阿鼻地獄。

「不可,萬萬不可。依梵志的教法,絕對不可以和師母發生淫行,若犯了就會失去婆羅門的資格。學生寧願去死,也不做出這等勾當!」男人的意志力顯然強過動物本能。他不要為幾分鐘牡丹花下死(嚴格說來,花起碼釋放香氣,不像女體是臭的;以花喻人實在也太勉強)而葬送文化評價與社會肯定。

三個月過了,三角關係沒成立,師母想劈腿沒劈成。身體淫欲不被滿足,又有道德感上的慚愧,受心儀的對象再三拒絕又激發怒氣與敵意,她就由愛生恨了:「哼,我既然得不到你,就動用人脈利害關係毀了你!」

發情的女人還原成原始動物;那懷恨的女人呢?無明瞋恨心全發,身口意全是謊言。婆羅門丈夫回家的第一夜,進門就看到太太衣服撕破、臉上帶傷、灰頭土臉,憔悴不已地歪倒在地,半句話都說不出口。這種場面足以把正常的丈夫逼瘋。

「妳……這怎麼一回事?」

「嗚嗚……你別問啊……人家哪有臉說?嗚嗚……」

「快講!到底出什麼事,趕快告訴我啊!怎麼都不講?」

「嗚……你那個首席得意門生,趁你出門就欺負人家……人家不要,他就扯我的衣服、還抓傷了我的臉……你怎麼會教出這種下流學生?

「什麼?那個畜牲!氣死我了……他力敵千人,又是輔相之子,有家族在背後撐腰,我們要報仇也行,要從長計議!」

在三角關係中,愛得到也好,愛不到也好,想劈腿的關鍵人物都不會向原配老實招認是自己心理或欲求不滿,也不會直下承擔感情走私的責任。錯推給小三、讓原配恨透小三、好讓自己在情欲向量力場裏一嘴雙吃,套牢原配又綁住小三,三個人才能再糾纏下去。當原配與小三是師生時,關係就更微妙了。

婆羅門假意慰勞學生三個月留守的辛苦,要私下傳授一個未曾公開、直升梵天的祖傳密法,當成對他的酬謝。學生非常感激,便長跪在老師面前,恭敬地請教是什麼偉大的教法。「愛徒啊,要是能在短短七天當中,砍下一千個人的首級,取下每具屍體的一根小指頭,再把一千個亡者的指頭串接起來,最後把人指鬘圈掛在你的脖子上,到時梵天會親自從天而降。你看到梵天,往生後一定轉生在梵天的天堂!」

聽老師誠懇地說明完,學生遲疑了。他對於老師口述的教法與之前所傳授的戒殺道理完全相反,感到既驚訝又迷惑。他猶豫再三,反問老師:「老師……這事不妥吧?怎麼殺害眾生的性命反而會轉生梵天呢?」老師心中復仇的赤焰他哪能看得到呢?他看到的是面露慈容的恩師:「你是我第一把交椅的得意門生,怎麼不相信老師的話呢?你對老師沒信心的話,我們從此師徒義絕,老死不相往來!」學生基於對老師的信任,屈從了。他依教誦呪,心裏產生了惡念;老師知道毒計成功,當場欣然送給他一把上等好刀,提供給他作為修業道具。

遵奉師命、日日揮刀獵人頭的宰相子,離開師門後逢人便殺,收集死人的小指頭編成鬘圈戴在身上。從這天起,世人再也不把他當成宰相的兒子,只叫他「鴦仇魔羅」(意即「指鬘」)──貴族出身再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的他是個冷血連續殺人魔。

殺了七天,鴦仇魔羅身上掛了九百九十九根小指頭,再補一隻小指頭,老師交待的梵天法門就圓滿了。才短短七天,渾身殺氣的他已經惡名遠播,群眾聞風喪膽,四處逃竄,沒有人膽敢接近他,他不論怎麼費力尋找第一千個人選也找不到,起了煩惱,飯吃也吃不下,開始厭食。

兒子絕食,母親貴為宰相夫人,想派下人去送飯,下人個個怕得要死,沒有人敢去,最後母親只好親自出馬。鴦仇魔羅遠遠看見母親的身影,走上前就下刀殺人,反而被母親教訓一頓:「你這不孝逆子啊;怎麼這麼叛逆,竟然敢下手殺老娘?」兒子挨罵馬上住手,把老師交待的梵天轉生密術講解一遍,強調非要在七天屆滿以前殺足一千個人,要是找不到合適人選,只好殺母親湊數。母親聽兒子這麼說明,內心十分不忍,最後也同意了:「真是沒辦法……好啦,就、就砍我的小指頭湊一千隻……別殺我成不成?」

此時此刻,佛陀觀察他的度化因緣已成熟,便化成比丘身,靜靜走到他們身邊。鴦仇摩羅一看到有陌生比丘出現,馬上放棄殺母的想法,拔刀衝向對方。奇怪的是比丘走得很慢,卻怎麼飛跑都追趕不上。「等等我,別動!」他大叫。「我常住不動,動的是你啊。」比丘回答。「怎麼說你沒動是我動?」殺手很著急。「我六根寂定,非常自在;你聽從惡師的教導,起邪心行邪事,讓你的心變易不停,沒辦法定住,晝夜殺人,造下無量無邊的大罪業啊!」比丘開示道。

鴦仇摩羅忽然心有所悟。沒錯,殺心是不安的、妄動的、不穩定的、無法休息又無比疲累的。他忽然覺得人生好累,殺人一點意思也沒有。他丟掉兇刀,投地禮拜,懺悔不已,求佛出家。在數度聽佛說法之後,他的心垢漸漸漏盡,不久即親證阿羅漢道。


原典出處:《賢愚經、無惱指鬘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三角關係當中,「誰」才是關鍵?
二、師生之間的信賴在面對情欲的複雜人際關係考驗時,如何應對?
三、私情應不應該影響正常的教學授課行為?
四、一邊認可殺生、鼓勵殺生、肯定殺生,又一邊主張殺完能上天堂的信仰有哪些?「連續殺人犯或連續殺生犯能上天堂」的勸殺教義,你會相信嗎?
五、本故事刻劃出最典型的兩性負面人格:一種是劈腿不貞又滿口謊言的女性,一種是充滿心機權謀、殺人如麻的男性。性別教育該不該指出兩性容易有的缺點、促進成人檢討反省並避免兒少模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