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三兄弟(一):私生子 Three Brothers Part 1: The Illegitimate Child


大將軍的長子在出征他國的期間出生,以「軍」為名;次子在戰勝後出世,以「勝軍」為名。雖然身為大將軍,家庭生活也不能免俗。在兩個兒子成年後,他就依社會習俗,分別替兒子安排婚事成家。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年邁的大將軍生了一場重病。替他看病的醫師們貪愛利養,不想把病完全根治,竟故意開出不合宜的藥方。待奉大將軍的婢子看出久病不癒的核心問題所在,就私下向大將軍進言:「主人,以後請不要再找這群醫師了。他們惡意延誤你的治療,讓你的病永遠治不好。從現在起,我來負責照顧你,別再叫他們了。」

在婢子細心照顧之下,大將軍的病果然治好了。救主一命有功,婢子便主動開口要求大將軍與她發生關係,希望能生下主人的兒子。在男尊女卑的社會,女性以生兒子作為提高本身的社會階級、取得社會肯定、獲取較佳經濟來源、穩定在家庭中的地位、取得家事發言權的重要手段──尤其在職場處處此路不通、路窄到只留下「母親」、「淫女」、「家奴」這幾個選項時,教育資源又嚴重分配不均的情況下,靠子宮餵飽肚子往往是古代女子唯一的階級流動出路。女性也一樣要生存。為了生存,她當然會拼命把握機會利用母職翻身,藉兒子的父親在社會上的身份地位,迅速抬高自己的社經地位,爭取比其他女性更好的社會資源分配;哪怕所謂「母職」是指生下權貴名流的私生子。

為報婢女的救命之恩,雖然對方要求從事在社會評價上俗稱為「婚外情」的非法性行為,大將軍也同意了。十個月後,婢子如願生下將軍的私生子,取名「富那奇」。富那奇長得一表人才,又善於經商做生意,替家裏賺進一筆又一筆的可觀盈餘。十分可惜的是,能幹歸能幹,若論及出身,他依然是低賤的婢女生下來的兒子,始終無法公開與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並列,在將軍家裏依然被歸類為「家奴」。

男尊女卑與種姓階級制度兩種傳統文化相乘的結果,讓身為血親的生物事實被全家人踢到一邊。富那奇在生物基因上的的確確是將軍之子;可是在文化基因上也著著實實被界定成家婢奴子。生物事實與文化評價的雙軌矛盾不相當,在人類歷史上並不是新鮮事──母系生物基因遺傳事實與女性文化價值長期架空是最明顯的例子。不同價值系統與人際張力在家庭內部產生的衝突與壓抑,往往總在家長往生後爆發。

大將軍一年老過一年,臨終前把長子、次子叫來,交待遺言:「軍兒啊,還有勝軍啊;爸爸這次恐怕再也撐不了囉……我往生後,你們兄弟千萬別分居啊……」不久,大將軍在重病折磨中往生,兄弟兩人很孝順,辦完後事果真照樣住在一起,沒有分家。兄弟們相安無事又再過了幾年,軍和勝軍二人決定遠行經商,把太太、小孩拜託給異母弟弟富那奇後,便放心地出遠門了。


原典出處:《賢愚經、富那奇緣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