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星路 Life of A Superstar

一位年紀相當輕的美國女研究生曾經十分好奇地這麼問:「你是出家眾,為什麼跟他交朋友?」「他」是指一位超級巨星──一位有妻有子的世界級巨星。「他好帥喔……像我就……」她開始說夢話,「我就很希望跟他──(很直接的她接下來表達了相當限制級的願望)」

「他有太太和小孩,不好吧?」(很抱歉,提醒居士防止婚外情也是法師的責任)

「我知道,我只是幻想……」貌美的她渴望當模特兒,抱怨父親堅持要她求學,甚至鼓勵她拿博士學位。她渴望像他一樣踏上星路、紅遍全球。

「明星也是人啊。明星也有家庭、有人生要過啊!」我淡淡地回答。明星也是有情眾生:有隱私,有人格尊嚴,有人權,當然也本具佛性。此外,在高等教育開天價學費的美國,父親有能力全力護持女兒一路攻讀到博士也算是稀有難得的福報因緣,有何不好?拿博士學位跟當超級名模又不衝突,女明星也不少是兼具才智、美貌、和多元職涯實力的--長相好再加上頭腦好更好。「妳的父親是為妳好啊。青春美貌很快就無常變異了,日後還有很長的人生要過。既然父親肯支持妳,妳也讀得不錯,拿博士也很好啊!」

相當年輕的研究生身邊沒有任何在演藝相關行業從業的親友,真的是把明星當成高掛天際的遙遠星星觀賞,充滿幻想和期待。她還不了解星路就是人生路;不但是人生路,甚至還特別辛苦。

人到中年,幾年前在報紙上忽然看到一位台灣知名藝人自殺的消息時,我呆了一下。他在台灣當年秀場全盛的時代很早就出道,沒有走紅也沒有人捧,辛苦地四處跑秀場接工作,從最基層、最勞苦、最不起眼的工作做起。就在那個秀場、舞廳、夜總會風行的年代,年輕的他和連幼稚園都還沒畢業的我相遇了──

「來,叫叔叔!」

「叔叔!」

「好乖……這是你孫子啊?」

「對啊。你要吃什麼?跟叔叔講!」

「我喜歡蛋糕!」

「好、好,叔叔去拿!」

「多少錢?」

「這你孫子嘛,我招待,不算錢!」

「啊,趕快跟叔叔說謝謝!」

「謝謝叔叔!」

楞小孩只知道免費就代表家人不用花錢,高高興興一晚上連吃掉至少六、七盤在當年算高級昂貴甜點的西式糕點,完全不曉得招待的意思是這群叔叔們要從薪水裏扣,等於是把一兩天辛苦錢通通拿來請客──而且,還不是請什麼偉大人物,只是請一個楞頭楞腦的傻小孩。

結緣就是這麼奇妙。後來步入號稱「連狗都嫌」的青少年時期後,這群在童年烙印下不可磨滅的絕佳印象的「蛋糕招待叔叔」忽然集體大紅大紫,每天都上電視主持節目。看著他們在攝影機前打鬧笑罵哄觀眾開心、媒體又鎮日拼命報導他們拿的報酬是多高的天價時,穿制服的我依然記得他們當年從基層工作打拼起的年輕臉龐──小孩的心理很微妙,叫叔叔又被請客,心目中就覺得對方真的像叔叔了;不是了不相干的陌生人,而是親切的家人。

人到中年,忽然從報紙上讀到其中一名「蛋糕招待叔叔」自殺身亡時,心境已遠遠不止是世事無常、人世滄桑、萬般皆空、人生如夢的中年感言了。明星也是人;是努力工作、養家活口、服務觀眾、充滿文化創意的藝術工作者。明星的星路也一樣是人生──

「你是出家眾,為什麼跟他交朋友?」年輕的她問著。我沒有告訴她的是,我有一群樂善好施、對小朋友充滿愛心的「蛋糕招待叔叔」成為超級巨星。一位「蛋糕招待叔叔」不幸自殺身亡;另一位「蛋糕招待叔叔」人到老年再相遇時已經完全認不得了……再相遇時,一個現出家法師相,一個現佛子護法身;看著他唱作俱佳、寶刀不老地拿麥克風耍寶,我微笑著想起他當年好年輕的臉,卻不想提醒他想起我──當年楞小孩拼命吃蛋糕、嘴邊和手指抹著奶油的蠢模樣,還是算了吧?

「你是出家眾,為什麼跟他交朋友?」好問題!

今天的明星,明天的佛子。眼前廣結善緣、人見人愛的人氣超級巨星,一樣是一尊未來佛。此外,熱心公益又樂善好施的明星也是台灣演藝圈的傳統特色。台灣的藝人有的不只是出色的外貌、才華、工作熱忱,還有非常善良、真誠、利他的心。正因為這份特色,台灣可以代代誕生世界超級巨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