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天下沒有白喝的酒--經濟象牙塔


酒色不分家。酒促、酒銷主攻的本來就是欲界眾生的淫欲市場。農曆年關近了,一則靠情欲小說熱賣拉抬酒品消費市場的南非新聞被刻意炒作出來。

就經濟論經濟,不但午餐沒得白吃,酒也沒得白喝。

印度性侵輪暴案發後,全球各國的強暴案發率被公開拿來評比,南非名列前矛。南非雖然是非洲當地堪稱相對富裕進步的國家,卻因為性別歧視嚴重、女性人身安全甚憂,各國派駐在當地的外交人員或神職人員絕大多數以男眾為主,佛教弘化方面也以比丘為主力,少見比丘尼。

酒品的確能帶來暴利──集中在極少數人的暴利。酒業作為不淨業的大宗之一,它的利潤集中在「經濟版」呈現,同時將它的巨額成本攤給「社會版」、「政治版」、「健康版」、「家庭版」、「國際版」、……包括亡者死因直接或間接為酒品的訃文公告,台灣每則家破人亡的悲痛酒駕事件、惡心下酒迷姦女眾或男眾的無良性侵案、跨國假酒槍械走私集團共構的全球黑道勢力串連網絡。這些驚人代價像骨牌效應一樣繞一大圈、製造種種殺盜淫妄酒環環相扣的惡業成本之後,再全民納稅共同埋單。酒駕、酒姦事後判刑服刑的監禁執法成本終究是全民共納稅金而來──全台灣基層百姓乖乖繳稅來幫酒商(含國營及民營)負擔他們不用承擔的社會成本:酒錢給酒商賺、酒稅給國庫賺,種種巨額社會成本透過政商體制結構性地轉嫁給大量基層百姓共同吸收。

經濟學不能關起門來埋頭算會計報表或各大指數。經濟學要跨科際、跨領域、跨實務,好好睜大眼睛看看在它一手操盤出的經濟利益的表相之下,有多少其他領域在替少數大發利市的黑心企業主背巨額代價。經濟學該好好檢視它抽乾其他價值系統、留下完全沒有半分道德倫理或社會責任思惟的經濟學架構所運作出來的資本機器是如何「聰明萬分地」圖利業者並將巨額成本轉嫁給民間、群眾、百姓、人民。

各國核心法政菁英故意訓練出好酒色的老百姓本質上很類似毒販刻意訓練出染毒癮的毒蟲──酒癮上身後,人就容易墮落、受操控,一生付出勞力辛苦賺錢也一生心甘情願將本來就不多的單薄薪水砸在吃不飽又穿不暖的酒品消費,勞動力被血汗剝削之餘還有一輩子繳不完的酒錢跟酒稅。酒癮上身的基層勞工想靠階級流動向上爬是痴人說夢,從生到死就當個後現代酒國奴隸、不得翻身。

天下沒有白喝的酒。

天下更沒有白賺的經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