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帶著心痛入眠:天津濱海新區大爆炸

心痛緣起

昨放下「禪學理論」(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的下場就是衍伸大量書面公案文稿論述),臨睡前看了天津爆炸現場紀錄短片。

今google了天津,沒想到繁體版與簡体版的維基百科都這麼起頭:

「天津市,簡稱津,是中華民國的直轄市、國家中心城市和中國北方最大沿海開放城市。」(下略,出處為維基百科)

雖然文本寫一寫又跳針到中國國務院,倒也無妨。兩岸政界本來就一世紀大跳針不正常地亂吵亂講,兩岸人民還能保持精神正常、樂觀進取實屬不易。

既然天津是「中華民國的直轄市」,臨睡前的心痛完全合理,也有正當理由寫文章。人民大量死傷即成國殤。

海洋民族

不分洲際國族,全球只要同樣身為海洋兒女、港都兒孫的人看到昨夜的大爆炸場面都會一樣心痛。全球海洋二十四小時一體相連,從事海洋事業的人們千古跨族結交友誼、商誼,對全球任何海灣港口、貨櫃倉儲、沿海市鎮發生的災難都感同身受。陸地容易分化區隔,但是全球海洋串起的全球一體同胞愛無法切割。

昨夜一爆,全球海港都心痛了。我可以想像得出,天津當地傷亡的災民、救難隊、消防員有高比例在全球各國商港有國際親友,甚至或許就包含家父的商業夥伴、公事上或私誼上互動的各界朋友。

在海上,討海人面對的是汪洋天災共同天敵,源自任何國籍與種族的人類都是親友,一起面對大自然不可抗力的力量。在沿海地區與海島生活的人都曉得人命比面子重要,救災比避責重要。

資訊公開,資訊透明,資訊即時,才有辦法在大型災難發生時引進全球第一流的醫學專家人才搶救大量危急人命。誰的錯留待日後追究,誰丟面子丟再大也不比人命關天。當下人命第一,要懂得向全球同胞呼救。

救災科技

看著火海烈雲,我想起軍機,尤其是無人機。我們的救災思考還是過度保守,在沒有充分評估下就憑直覺把消防員送進危險火場,讓他們變成救難不成還賠上性命的不幸亡者。

誰說救火要在地面上救?火場極險,佛陀過去累劫早已示現鸚鵡菩薩身教:救火可以從空中救,以雙翅運水滅火。現代人懂得將無人機運用於軍事、資訊、攝影、太空科學,為何不將無人機應用於火場救災實務?

無人機可以設計成「空中消防車」,大量空投灑水或乾粉以滅火降溫,避免土法煉鋼式第一線派地面消防員前進高危險爆炸區殉職。危險性愈高,第一線出動的「人員」就不應該是具有生命權與基本人權的活生生人類,應該以「消防無人機」或「滅火機器人」或「無人遙控消防車」或「全自動難民接送車」等等高科技救災設備取代,等到場面控制住再派活人巡視。

我不了解人類為何投注大量資金、資源、人力研發出可適用於戰爭屠殺的暗黑小聰明軍事武器卻不起正念將它轉用在全球迫切需要的二十四小時防災救災系統。只要加上慈悲心,只要宗旨目的改變,軍事心機小聰明馬上當下化為救苦救難的菩薩大智慧。

謹以此悼念消防員亡者轉生天界,超生淨土,南無阿彌陀佛。請護佑還在人間受報的人類同胞早日研發出更前衛、更先進的防災救災科技,保護全球消防員與救難隊護他命、護己命、人人平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