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父權之惡--從亂倫罪到性奴罪

這個話題很複雜,我想我的觀點可能不太一樣。常常聽受害者說故事,而且是不必為社會化考量以社會面具包裝的逼近真相版。

我認為日本對慰安婦性奴罪的反應很典型,與東方父權國家處理各自本國境內的亂倫案的手法高度雷同:

一、不列清冊公開加害人名單、照片或出版白皮書。各國都沒有亂倫犯清冊,表面上說是為保謢受害方,事實上保護加害方。性奴罪也一樣,沒有將涉案軍人名單列冊公開。

二、亂倫家庭有高比例會壓案,家醜不外揚。慰安婦問題也一樣,能壓就壓。亂倫家庭很少公開承認道歉,粉飾太平者眾。

三、亂倫受害人以女性居多,在父權文化下經常被嚴苛檢視是不是她本身有問題。網路上質疑慰安婦的負面言論非常多,有部分外國人甚至公開侮辱為詐欺犯或歷史騙局等。

四、亂倫家庭的成員並不真心以之為恥。這類家庭通常不會因為亂倫案而決心絕育禁孕(避免亂倫基因或人格精神問題遺傳給後代),相反的,有高比例還是會鼓勵加害方(亂倫犯)與被害方(被性侵的女兒)生育。走過兩次世界大戰慰安婦歷史的老生代也一樣,內心並不真心以之為恥,還是照樣鼓勵生育將遺傳基因傳下去。

我認為各國在爭相指責日本以前,先反觀自己的國家處理本國亂倫案的方法與文化模式。先了解自國的父權文化如何看待反人性的性犯罪、如何反應、如何全社會保護亂倫犯或隱藏壓案,再觀察日本的反應,就會發現不難理解。

我個人認為日本政府應該道歉與賠償,以免無辜的後代再被全球苦責,或者被政客利用,以祖先的恩怨當成戰爭的藉口。但是,我認為希望渺茫。東方國家對自己國境內的亂倫案的處理模式其實就是慰安婦性奴罪問題的本國版、家庭版縮影。

大家有看過哪個家庭會為自己家庭的男主人長期性侵女兒(形同長達數月至數年之久的私人家庭性奴,只是身兼血親身份)而全家自首、向全社會或全國公民道歉嗎?有哪個國家會年年開列並公告完整的亂倫家庭罪犯名單/照片並警告全國女性、女童注意嗎?不會。

據我所知,台灣的亂倫案由於有根深蒂固的壓案不公開傳統,有的亂倫犯日子過得相當好,沒有前科,沒被告過,一樣可以做正當職業娶妻生子過享受人生,甚至明知丈夫如此也有太太打死不離婚還要求女兒們原諒丈夫。我也沒看過有哪個亂倫家庭因為污染了人類基因庫而對全社會謝罪賠償。不道歉,不賠償,不想給全社會交待,這三大反應是不是很熟悉?

從亂倫案到性奴案,父權社會的家長私心與女性歧視傳統才是關鍵。就像父母會壓案隱瞞亂倫案一樣,政府身為父母官,對國家犯下的大規模性奴罪也一樣能壓就壓。

壓案就是保證歷史重演。國家愈壓愈瞞,國境內的亂倫案愈多。這一代不正面解決慰安婦性奴罪的問題,後代就學不到教訓,變成子子孫孫防不勝防的未爆彈。

願我在五十歲前能親眼見證日本政府對全球慰安婦(軍事性奴罪被害人)公開道歉並賠償。該議題不僅是國家、民族這麼偏狹的問題,而是身為人類的我們必須從人道與人權高度落實性別人權正義的普世價值問題。如此悲慟慘烈的不幸歷史,應該給後世子孫完整全面的歷史交待與價值教育。

回向將來日本領袖由日本女性擔當,振興日本女權,在日本國境內落實性別平權,全面提升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檢討舊日本時代的父權遺毒。

歷史教訓是深刻慘烈的事實。如果父權架構下的男性至上領導帶領不出和平文明的地球,全球換女性當家做做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