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權力欲:古人不敢研討的三毒煩惱

教育系統不敢面對權力欲,道德教育當然扭曲

台灣人有高比例崇拜中國皇帝。由於愚民教育將單向封閉民族主義(完全違背生物科學事實)、帝室崇拜(完全違背現代民主潮流)、權力至上主義(完全違背道德教育本質)、身份階級文化(完全違背人本普世價值)等隱而不見的後設思維悉數夾雜在官方印刷的課本上,半世紀下來訓練出大量道德系統扭曲的人。很多人愛國不是愛中華民國,而是愛課本上教的自稱自封為天朝的中國;很多人愛民族不是愛當下的國人,而是愛課本上一邊終身雜交交媾一邊寫道德教條的古代男性。

不論是宗教經典或世俗古籍,皇室成員都是背德奪權的道德反示範。皇室、宮廷成員的行為最接近大自然界的畜牲道(動物),雜交,多重性伴侶,屠殺,極嗜葷食,親子內鬥,上下互鬥,身為中國世俗古書道德系統定義下最敗德無德的一群卻在中國社會爬到最高的階級位置;身為言行處處不符合佛經義理規制的俗漢卻在千古僧團得到崇拜與肯定。因為人類社會千古以顛倒的價值系統為標準,將權力欲最強、獸性也最強的人推上領導人的位置,權力變成人類可以光明正大背德的不成文事由--只要奪權,只要奪位,淫遍天下女或殺盡天下民也不必受刑罰,「權力」變成同時架空道德與法治的不成文超事由。

因此,我們看到中規中矩地滿足於一個妻室與粗茶淡飯的老實百姓歌頌崇拜大殺大淫的皇帝。我們發現持幾百條戒的僧尼二眾只要談及破戒造業無量的皇帝就滿臉敬畏推崇。社會底層的人比社會高層的人更受道德制約與控制,但是底層的人卻「必須」服從且尊敬高層敗德的人。皇室由殺人犯、屠殺犯、戰爭犯、淫魔、雜交性癮者所構成,身為獸性最強的人類卻能受廣大人民崇拜,享受巨額稅捐換取的豐厚奢華五欲享樂。皇室家族成員家財萬貫,千古無能令全民富裕卻總是能圖利私人家族。

能從道德系統直接下手、洗腦人民崇拜道德與言行表現都不如自己的人又心甘情願納稅服兵役送命當然是因為皇帝建立了成功的洗腦系統,也就是「教育」。只要受傳統四書五經教育又完全抗拒現代思想的人都有一項基本特質:百分之百的權力服從症。只要誰有權力,誰屠殺人民或圖利家族都是對的。只要誰有權力,誰與大量女性雜交或性癮上身都是對的。只要誰有權力,誰奢侈放蕩就是對的。帝制封建教育的核心就是教出以身份與權力為主軸的倫理系統,可以讓受道德原理拘束的平民盲目歌頌完全不受道德原理拘束的皇帝。

中國教育的奇妙之處在此,可以撐出一個道德系統完全善惡顛倒的社會結構,讓大量相信與實踐道德的人民服從並崇拜有權勢卻嚴重背德的統治者。由於中國皇室千古建立出如此顛倒的社會結構,每當人民忍無可忍時只能流血革命、顛覆政權,中國因此變成極不安定、充滿內戰、無德者統治有德者的野蠻落後地區,每隔幾百年就要大亂一次。教育系統被皇室控制,教育成為洗腦中樞,絕望的人民無法透過正常民主程序汰換執政者只好搏生死賭命。

身為可悲可嘆的千古華人血腥歷史中第一批成功民主化、現代化、法治化的華人(混血)子孫,我對中華文化批判之深之切是我表達深情與寄望的方式。中國人的歷史是用屠殺與死亡寫成的,敗在總是讓社會上獸性最強、道德最弱、文明程度最差、偏偏權力欲最熾盛的低劣下等人爬到權力最大的位置,讓社會運作長期充滿緊張矛盾。

這幾年,華人老者總是希望異國異族為兩次世界大戰道歉,我認為非常困難。理由何在?傳統華人執政者不向人民道歉。千古洗腦教育下的課本不敢批判皇室敗德,從來不願意為歷代皇室以爭權奪利為目的屠殺海內外本族異族平民的冷血大屠殺惡行向子孫道歉。中國人本身崇拜權力、為了權力不惜架空道德系統,中國人本身就長期為奪權而自族內鬥、自族殘殺,自族都不向自族道歉了,異族憑什麼要道歉?

有一次,大陸人談起天安門屠殺事件。其臉色與欲言又止的模樣、驚恐緊張的神情突然喚醒我的記憶。我童年時聽混雜外省、本省、日本血統的各路大人談二二八事件時就是那副表情。一種心底明明知道國家就是超級殺人魔又不敢講,害怕國家這個超級殺人魔殺完別人以後會殺到自己身上來的恐懼。事隔近四十年,我沒想到會在大陸人的臉上看到當年台灣父老的表情。這是兩岸的基本時差所在,至少相隔四十年。

據說,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聽說,那好像是傳說中美好的人權。只要教育系統不解決權力欲這項大無明煩惱,只要教育系統還是菁英欺騙洗腦基層的社會工具,道德系統與法治系統都會雙雙淪陷扭曲。「權力欲」是八宗十宗浩浩法海不探討、不面對、不見書面文本的大煩惱。在政治與宗教聯手打造帝國的神權時代,誰敢檢討權力關係?正是因為古人不敢,古人才會業障重到推舉大淫魔、殺人魔當歷代皇帝。

三藏十二部經典是皇室批准刊行的。

從皇室威權打造的重重歷史迷幕中,我努力想看清那成億上兆基層平民模糊難辨的歷史身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