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宗教世俗化:嬰兒教義

炫孕行為在香火文化並不少見,但出現在長期薰修離欲正法的佛弟子身上非常奇怪。我仔細讀完台灣佛子長篇大論、舉證歷歷、以攻擊同性戀婚姻與同性戀家庭為主題的萬言文,盯著她笑咪咪擁嬰與高僧合影的炫嬰照出神。她可能沒發現影像呈現出如何矛盾的宗教價值系統:離欲、禁欲、遠離女色淫欲的高僧與完全擁抱淫欲生殖的婦女信徒之間有一個外表「天真無辜」、因累劫無明習氣發動使然才不得不隨順欲界淫欲業報受生的小嬰孩。

高僧之所以為高僧正為不執戀女色,出塵脫俗,心法為上。高僧沒步入積極與女媾染、令女致孕、戀妻欲妻的世俗男性角色。公開炫耀異性戀淫欲、攻擊同性戀淫欲的人在面對高僧時竟然完全沒有反省慚愧欲界執染的意思或許也是言行割裂的典型華人傳統特色。她像多數信徒一樣把離欲禁欲的神職人員的俗諦方便說法當成真理,以為神職人員與世俗人一樣歌頌崇尚異性戀情欲,沒思考過本身絕愛棄欲的神職人員為何配合世俗家業俗諦替異性戀淫欲宣傳背書──應機施教,不是離欲的根器只好隨順眾生情欲無明,否則無法接眾。

東方傳統宗教理念的性文化共業如此,西方不然。東方人喜歡公開炫耀香火,歐美佛子則廣談在西方宗教傳統「禁止避孕令」下要爭取避孕權有多麼艱難。東西方社會一樣利用禁欲割愛的神職人員權充世俗異性戀淫欲文化宣傳部,西方做得更加徹底,竟然要求本身不過性生活、不交性伴侶的神職人員嚴格禁止在家信徒實施避孕方法,也就是強迫頻繁進行性行為的俗眾不斷懷孕。除了讓歐美新生代大起煩惱的落伍強迫懷孕生產思想以外,更矛盾的是藉由宗教系統強化的性傾向歧視與衍生霸凌自殺潮。

在傳統原始的性文化思想中,人類只被二元切割成男人、女人兩種,性傾向只二元切割分別成兩大類:一種是當異性戀不當同性戀,一輩子憎恨、仇視、排擠、歧視同性戀;一種是當同性戀不當異性戀,一輩子被偽裝成異性戀的恐同同性戀或異性戀憎恨、仇視、排擠、歧視。這種古老二元分化思惟打造出的社會文化本質上就違背核心教義:嬰兒出生後的身份只有兩種,命運只剩兩種,在「恨」與「被恨」兩種極端二選一,完全百分之百違背以「愛」為核心的根本教義。生育有何意義?生而為人就是憎恨與被憎恨,沒有慈愛、接納、心量,繁衍有現實利益卻沒有宗教意義。教條文字以愛為基、以慈為根,宗教實務教出來的卻是千古不衰的仇恨。

嬰兒做為人類情欲或性活動的結晶往往是宗教教義的最佳社會文化試紙。情慾與生殖的宗教意義是什麼?對照圍繞生殖利益衍生的大量傳統偏見與思想衝突,一試便知重重宗教術語包裝背後真正運作的利益思考與意識型態何在。

問題要單純也非常單純。假如神職人員「真心」推崇肯定世俗異性戀行為與香火文化,他或她怎麼不直接留在世俗過性生活、生兒育女、為人父母就好,選擇當個獨身離欲、無家無室的宗教神職人員做什麼?既然明顯於在欲與離欲之間選擇離欲,又為何口口聲聲配合俗人執染推崇淫欲?假設因為父母子女的欲界業報就足堪合理化,為何又棄離父母在欲身教去過清淨無染的獨身生活?

傳統異性戀文化相當殘酷:它要求禁欲、離欲、斷絕性生活、不交性伴侶、將精神生活極大化的神職人員一生一世替世俗異性戀淫欲行為公開背書,與世俗在欲人士一起攻擊欺壓弱勢族群。神職人員身體雖然禁絕欲界本能業報,理念雖知世俗情欲種種過失與後遺症,口頭上卻要不斷肯定世俗情欲文化,藉此做為對於神職人員背叛異性戀文化尚淫傳統的終極職業懲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