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拾得詩:殺業

得此分段身
可笑好形質
面貌似銀盤
心中黑如桼
烹豬又宰羊
誇道甜如蜜
死後受波吒
更莫稱冤屈


兩次大戰之後,全球在各國政府與教育界聯手合作、公開推廣鼓勵之下成為廣興屠宰場的好肉社會,人類食用肉食的幅度達到歷史新高。若依正統佛理推論殺生食肉必下地獄的殺業因果,世間很少有人不下地獄。更諷刺的是現代人養成深重肉癮很少承認是自己貪圖口腹之慾而輕賤生靈,反而有高比例將責任推託給父母師長,公開宣稱「吃肉是父母跟老師教的,家庭與學校都這樣,很正常!」

推託給父母師長也有失公允。戰後出生的父母被全球官方主導的肉食文化(或獨尊葷食的戰後學校健教衛教體制)共業薰染長大,他們本身學習到的嗜葷飲食哲學本來就與戰前人類飲食傳統非常不一樣。父母師長本身就是被洗腦的受害者,在共業下無法獨立思考判斷,當然把一模一樣的肉癮傳承與肉食政策再教育給新生代。

一般家庭、學校的教育理念方向與佛教完全相反。當人類堅持父母師長教導的惡法百分之百正確時,宗教教育的因果業報論反而淪為與父母師長身教、言教對立的「迷信」。從家庭、學校薰染大量世俗惡法後想再透過宗教信仰調整回善法非常艱難,堅持世俗五欲享並激烈批判宗教反而非常簡單。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