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訣別,吾菸!

菸戒了
氣喘了
氣管慢性發炎了
抽菸的人哪
你的菸權竟是 
力足殺我的暗黑權利


張雨生冥誕那天,台灣臉民們瘋點歌,短短留言道盡思念。一個太美的歌聲,一個很美的人。幾天後,忙東忙西的我翻尋新創佛曲時無意中翻出「沒有菸抽的日子」,我的青春戒菸歌。

戒掉菸等於戒掉十年的苦澀記憶。忘了菸焦味,忘了固執地追隨老爸的熟男品牌,忘了父子同謀、知己知彼又充滿張力的激烈對話,連同儕驚問怎麼抽老男人的重口味濃菸的挑眉瞪眼都放卻。當年浪漫過頭,老是闖禍,傻事做太多。

戒了菸就想菸,怎麼辦?我沒依賴電子菸,我唱歌。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


懷念我抽菸的模樣的人激烈抗議我果斷戒菸的「不酷行為」。「你抽菸的樣子很帥!」表情相當不爽。不滿二十歲,路過大學校門口被老學長叫住曉以大義一番健康理論警告老來重病會後悔,回頭思索三兩下就戒了,這像話嗎?當年我的半生不熟邏輯是這樣:道理聽女人不如聽男人。女人說帥,主張抽;男人說不健康,主張戒。小爺當然聽兄弟的。

所以,兄弟,我實在沒辦法替你的吸菸權按讚。我戒了也病了。如果按讚就等於公開支持你繼續量產二手菸來幫助我快速死亡(氣喘要死很快,別說送急診狂耗醫療資源,快的在救護車上就斷氣即是來生),反而違背佛法慈悲精神又對不起眾生。兄弟,戒掉菸吧?你多活幾年,我多活幾年;你安家育子,我報四眾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