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盲目的欲望 Blind Desire



在天色陰沉的子夜,灰暗的恐怕不只人心吧?雷震電閃雨急風烈下是誰的暗影不安?是他。獨生子坐立難安,沒辦法控制自己從上半身衝向下半身、再由下半身湧往上半身的欲望。他失控了。

「我想要女人!」他忍不住放聲大吼。女人?這裏沒有,外面有。他拔刀帶箭就要往門外走的當下吵醒了睡夢中的老母親;她很清楚兒子的老毛病。

她慌忙推開房門擋他:「大半夜又是颱風天的,你一個人上哪去?」她明知故問。

他不耐煩也不想掩飾:「上妓院找女人。妳別管!」

她長長嘆口氣。又是這個,女人。她伸手牢牢扣住獨生子粗壯的臂膀:「夜深了,風大雨大的,又是打雷又是閃電,要是你出門有個萬一,或者趁亂受災被壞人給怎麼樣了,我這個老人怎麼辦?我宿世無福,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可以依靠啊!如果你遭逢不測,我下半輩子還指望誰?」

他回頭瞪她,急忙甩掉她蒼老又佈滿皺紋的手:「煩死了,妳放手!我要去就要去,妳擋個屁?」醜死了,死老太婆。

逆子。色情狂。問題是,再叛逆、好色、畜頭畜腦地也是命根又奈何?她哭了。她跪地便求:「算媽媽求你,你先忍一晚,等天亮以後風雨稍歇、路上安全點再出去,好不好?」母親跪兒子全屬宿世冤債,子追債,母須償。偏偏愈是如此她的情執愈是深刻難以拔斷。欠了。

「妳、妳放我走!我現在不找女人會死!妳擋我就殺妳!」色慾當頭的他顧不得懷胎養育之恩義,粗聲粗氣全無分寸。

「嗚,你殺我好了!」她放聲痛哭:「媽媽寧願被你殺也不要你出門送命!」

「妳到底有完沒完?叫妳放手妳聽到沒有?」慾火與瞋火合擊攻心,他完全淪喪了理智。「叫妳放手!我要趁半夜解決,妳不收手我就馬上殺妳。現在就殺!」

藉由母親的淫欲出生的獨生子為了淫欲想謀殺母親。遺傳真諷刺。

「不,我不放!」她死命抓住他,抓住她搖搖欲墜的下半生。「打死不放你出去!」

颱風還沒走,他也還沒走。他不說了,靜靜拔刀一舉斬下老媽媽的人頭,冷看白髮濺鮮血的野豔狂美遍地狂噴。誰管因果?誰管罪惡?誰理會現在看不見的未來世?我要女人,這一世,這一夜,這一刻,馬上就要。殺一個醜女換一個美女,值。該死的畜牲邏輯;性欲。

犯下謀殺直系血親尊親屬兼地獄級五逆大罪的惡性獨生子拖著精蟲衝腦的殘敗罪惡男體推門向月,像一具拖著無意義的屍體的活僵屍。他一路冒挺狂風急雨直達鄰村的知名妓院,找到熟識、迷戀的援交美少女,隔窗輕聲低喚她開門。

「好想要妳,只要妳,我什麼代價都願意給,也給得起……」他還有空詩情畫意。

「誰?」她問。

「我。」他應。

「這麼晚?颱風夜還來?」她有點驚訝。不正常。

「我啊,真的迷上妳了。我的心裏只想妳,情欲與怒火一起失控了。沒有妳,我什麼事業都不想做,腦袋愚昧留白,人生沒有意義!我為妳付出一切在所不惜,懂嗎?為了趕來找妳,我連親生母親都動手殺了!我就像是妳一個人的專屬奴隸,像是全聽主人使喚的客人,守在妳的門口!開門吧!我全身溼淋淋地通體狼狽,我好慘!我好想妳……快開門!」

「你瘋了不成?」她嚇壞了。「你剛才把你媽殺了?」

「殺了。」他站在半蝕黑月下苦笑。笑什麼?或許是人生。

他真瘋了!她不可置信。「為什麼?」

「她老番顛發作,擋我不讓我出門。」他柔聲對她解釋。

「你走吧!我不接客。」她覺得他討厭。「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不孝子!連媽媽都敢殺的爛人,我才不想看到你的臉!快走!父母養育恩重,父母為了你付出一切、嘗盡辛苦你都半點慈悲心、仁愛心、恭敬心都沒有,何況我這個非親非故的外人?你滾!臭男人!」她討厭這種男人。除了性慾一無是處的人皮畜牲。

「我愛妳,別這樣。」他知道她生氣了,但慾火未熄的他豈肯罷休?「為了見妳一面我都不惜造下殺母大罪了!這不是證明我對妳的心意嗎?妳不要生氣了,快點開門,我們蓋棉被聊天一下下就好,真的一下下就夠了!講講話我就回家!」為了上床,他撒謊。

跟殺人犯上床不是犯賤?這種下流生意誰想做?她不想回憶踏入煙花路的人生前話,至少她賣身不賣人性。「告訴你,本大小姐可以被丟到炭烤堆上煮人肉爐,本大紅牌寧願被丟下深谷摔死,哪怕跟百步蛇同床共枕都無所謂,就是不跟你性交易!滾!不送!」

她很聰明。獨生子求歡不成只好低聲下氣告辭,在返家的路上遇到趁災打劫的山賊,當場慘死。他死後直墮阿鼻地獄,好幾大劫都出不來。他死了、墮了,她不必陪葬。


原典出處:《出曜經欲品第二》


-修行筆記-

「婬之為病受殃無量,以微積大漸致燒身,自陷於道亦及他人,不至究竟,猶自飲毒復飲他人。是故說曰,婬不可從。」人的業障便是假藉父母淫欲為緣而出世,業習也好,遺傳也好,無明本具也好,人人與父母有一模一樣的淫欲煩惱。淫病的確是無明大病,也是父母子女之間難以拆解的業障糾纏、業力因緣;想衝破這場大共業、大別業只有兩條路:文明教養或修行證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