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

踢館舊招:「你不正常!」

踢館常用語:「你不正常!」

有時踢踢法師,愈踢反而把人家道心愈踢愈猛,久而乏味,轉而找起無辜的居士去踢。千篇一律的老踢法,陳腔爛調的老招式,就是這個社會意義曖昧不明、實質定義含糊不清的形容詞:「不正常」。

居士雖現居士身,有的是很有道心、很有正念,真心立志要修行、要用功、要努力的。若因緣環境許可,也有不少居士堅持梵行清淨,普結法緣,要替來世出家生活或轉世十方淨土打良好基礎。人家好好兒的,日用作息一切規矩,安守本份又自利利他,何必無端去亂踢人家呢?而且,還用這等難聽話去踢:「怎麼沒對象?怎麼不找對象?怎麼不生?怎麼不想生?難道不能生?怎麼都一直不結婚?你是不是身體哪裏有毛病?有沒有哪裏不正常?還是心理上有問題?或者身心通通不正常?」

「正常」與「不正常」?這兩個形容詞是隨人講,要是認真分析下來,立論往往站不住腳。在台灣人云亦云的「正常」,在別國不見得;在帝國權威蓋天下的「正常」,在民主時代不見得;幾年前的「正常」,現在不見得;某人堅信的「正常」,在別人的立場也不見得……

正常、不正常的立論與觀點,都很無常善變。在不同因緣下,「不正常」的種種指責,製造不同人的不同痛苦。到頭來,等罵的與被罵的全作了古,回頭人生一場空,後代子孫可能又搖搖頭,低聲咬耳朵:「我們祖先當年十分流行單身歧視和不生歧視。那個時代真的不太正常。」

我們的時代不正常。
我們在共業裏一起不正常。
本身不正常,又認定別人不正常。
互相對踢糾舉不正能帶來強烈的心理滿足:「我很正常。」
「你」不正常,「我」很正常。
「我」比「你」好;你不正常代表我比你正常。

等一下,你說什麼?你說我有「時空歧視」?真是對不起啊……無明大病是累劫重病,我一向非常、非常「不正常」,連又空又假的正常不正常兩邊大妄想,也能當主題打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