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 星期三

所在的位置:因緣與念頭 Position; Yeah, Your Position!



路過公園、店頭、商家、人行道、街角,遊民在。您一定或多或少看過,不論留心不留心,思索不思索,有沒有讀出那雙手刻印的無言滄桑。

過去老一輩很喜歡向我們吹噓:「看看,咱們台灣比美國好。那個美國人哪,失業、吸毒、酗酒、流浪街頭的人那麼多,靠救濟金和政府補助過活,睡教堂,吃教堂,排隊領社會福利──我們都沒有!」直到我也慢慢有幸加入「老一輩」的行列,才明白那是眼界設限的選擇性詮釋:基於所在的位置,尤其是立基於「社會位置」、「資訊位置」、「利益位置」、「解讀位置」,而刻意選擇去關心、注視、承認、灌輸、散播什麼樣的「事實版本」。我們不是沒有遊民;而是長期選擇盡量不看、不聽、不想。我們不是沒有社會安全網與社福行政構想,只是不太好用也不太常用。

當所謂「龍的傳人」開心地生代代小龍子、小龍女時,除了在人口數量上的香火興奮之餘,往往極少向後望、向後想、向後策劃:「生,好。可是生了之後呢?」生了之後,人口密度超高的華人寶寶們的升學壓力、就業壓力、住房壓力、婚戀求偶生育壓力、社會歧視壓力、各式認同壓力、物價漲薪水不太漲的生存經濟壓力、中老年生涯壓力、養老送終壓力……又該如何?

或許是民族性使然?長期注意力火力集中在「生」,卻往往嚴重忽視後頭「老」、「病」、「死」的龐大後續制度性、結構性、體制性大問題。有點「把你生來這裏,增加我族人口,我們的目的就算完了;一出娘胎,你的人生好歹通通自己看著辦吧」的純粹脫手味道。難道「出生」不是社會關懷的起點,而是終點?

把生命生來這個人間,就要負責到底。敢生、要生、催生、愛生、能生,就要對被生的每一個人的「老」、「病」、「死」一路負全責到底。生命有代價,社會需要新血與傳承,對每個人的人生就要負起社會責任。把眾生生到這裏,又放他自生自滅自苦,實在殘忍。

前陣子思索這個,無意中一個置換「所在的位置」的因緣現前。半夜,冬夜,寒流正來,極老舊的小冰箱忽然無故自動除霜。冰冷的水,靜悄悄地滿溢一地,把小地塾、室內脫鞋、木頭小鍋墊、……全泡得是水。冷水一路漫漫流,冰了地板再爬上來冰被子。被子漸漸被寒意浸透一大塊,腳板再用神經快報通知大腦,要立刻動手處理。人生可以這麼冷,半夜光腳急救水災。在極為潮溼的台灣,冬夜外加寒流,失溫的夜半搭配低溫的冰水,那股透心穿骨涼真不是蓋的;不信閣下找機會親身試試──受苦指數遠比美國式、日本式的北地、高地乾冷來得精采。室內已如是,室外遊民多辛酸。

若想體會眾生苦,願意盡力了解一點點眾生在人權、人道、人性、人本各方面的種種訴求與哀喚,所有處境較佳、福報較大、依報較好、位置較高、條件較優……的人,至少都要有置換「所在的位置」的基本功夫:想像、模擬、演練、思考;要是實在發不出同理心或慈悲心又缺乏理解力的話,就拿自己作實驗,體會、吃苦看看(若有觀空、析空、入空、解空的本事也很好。只是空掉自己雖好,千萬別一路空掉眾生苦,最後通通裝作沒感覺不知道。眾生都在假有當中討生活,六根覺知逼迫苦惱,樣樣都很現實)。

一個人所在的位置,身份、階級、地位、資源、財產、人力、名氣、能力、……等等諸般不同的社會因緣條件,非常容易影響發出的念頭與視野。站在有利的位置習慣了,往往不喜歡下層對公平、公義、公正的渴求,只希望他們乖乖閉嘴、安份接受,維持差異現狀不要流動。站在不利的位置習慣了,人生苦頭吃多了,夾處在沉默自殺與生存掙扎間,是要他們勇敢發聲還是委屈不發聲好?世上最安靜、最服從、對於生存現實最沒意見的事實上是這種人:「死人」。若要活人學死人一樣處處沒意見,處處吞忍自責,是不是到最後整體社會文明步調又停止或倒退,長遠代價留給子孫去背,再來一場社會惡性輪迴?

緣起性空、真空妙有的「位置」啊,左右了多少假有念頭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