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你難忘的死亡 Your Unforgettable Death

一:活人都死過

「白骨成山,是誰?」

「是你。忘記了嗎?」

「是我?怎會是我?」

「你死過很多次了。」

生死輪迴,愛戀不出。苦過便忘,忘又造作;業感招苦,死生相續。積迷善忘,火宅為戲;縱累劫白骨屍身積遍三千,縱生生世世血淚汗垢填川塞海,你還是忘得一乾二淨。難忘而忘;你的死亡,他的死亡。你既然忘光了,容我說予你聽。

二:死人都活過

不僅死過,你也活過。不只活過,你還當國王。不僅當國王,還曾經是位好施樂戒、聽經聞法、慈心戒殺的好國王。你治國二十年,後期閒來無事就找人賭博。當賭興正高昂時,群臣忽然上前報告:「王,有人殺人犯法,罪怎麼判?」國王正迷賭局,隨口就漫應一句:「那就依法處斷嘛。法律規定殺人者死,就把他殺掉哇。」

等賭完了,你這才恢復平常的思考水準。你找大臣來重新盤問:「人犯呢?人在哪?帶過來,我來審斷。」大臣一聽傻眼:「啥?王不是講,就照國法來判嗎?人早就殺掉了啊……」也無正當程序,也無公開審判,也無是非答辯,也無證據證人,也無半點真相調查;罪名給定死了,人也給殺掉了。你這國王一聽,當場昏死過去。

三:王者心中的地獄

錯殺百姓一條命;你昏死過去。群臣用大量冷水把你潑醒,你這才幽幽哭泣,在心的黑暗絕望裏獨白:「哎呀,我的後宮人馬,我的妓女、寶象、寶馬、七寶珍物,現在都在哪裏啊?我一個人,一個人活活身陷地獄啊……這個國家沒有我以前,也有別的國王。我死了以後,這個國家還是會有別的國王。我雖然頂著國王的美名,卻活生生害死一條人命哇……怎麼辦?到底怎麼辦?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我到底會去哪裏?我不當了;我真的不想當了。我再也不想要王位了,從此我要上山一個人住去……」

四:半生權勢功利,只換來一隻魚

你上山;你死在山上,再生在大海。這次你是魚;一尾大摩竭魚。

你不曉得,在人間帝國當國王重臣的,常常依恃勢力而苛待百姓、離間人民、剝削眾生;位高權重卻廣造惡業,往生再來常常當這類大摩竭魚。當魚,身上通常長很多寄生蟲,日日夜夜啃食魚身。這種大摩竭魚被寄生蟲弄得通身發癢起煩惱,就到處找山壁用力磨擦,把大小蟲子殺光止癢;蟲血遍流污染海域,徒留百里大海血色通紅。造下這種殺罪殺緣,大魚命終捨報,通常下場是直直墮落大地獄。

五:魚想活命,人也想活命

你是魚。一條活了一百年,也被寄生蟲折磨一百年的苦魚。

你餓了就張大嘴吸海水,靠殺食其他水族過活。

這天,你照常張大了魚嘴。這回沒吸到別的,卻吸到一大艘商船。眼睜睜看船身就要駛入妖魚大嘴了,一整船商人怕得要死,集體痛哭:「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我們今天真的沒救了,肯定死定了!今天,我們看人世間最後一眼;我們死定了啊……」有的念佛,有的念法,有的念僧;有的祈天拜山求河,有的召鬼引神;有的哀告父母、老婆、小孩、兄弟、……種種家庭眷屬,心念千萬般。

葬身魚口的剎那,死到臨頭,整船人團結同呼:「南-無-佛!」這一集體大喚,引起你的注意,你馬上閉嘴。你的大魚嘴一緊閉,海水不灌,整船人死裏逃生保住小命。你還是餓;結果竟餓死了。餓死還沒了,你又很快投胎在王舍城,當夜叉、當羅剎;當完又死,死了又被拋置海邊。你死個沒完。

六:白骨;觀

日曝雨淋的,肉會爛,血會乾,骨還在。

再怎麼又殺又吃地苟活一世,你依然只剩一堆白骨山。那王是你。那魚是你。夜叉羅剎是你;屍身也是你。具具白骨,到底哪一世才是真正的你?殺人的是你,死的也是你;痛哭的是你,下地獄的也一樣是你。你全忘了,忘得一乾二淨……看來健忘並不值得高興。

七:何必自殺?

「難得又當人,別自殺吧。」

「……」

「若不厭離生死,自殺再墮地獄,要出獄更難。」

「……」

你死過無數次了,還不是一樣關在三界大牢裏服刑?參觀完具具屍骨,你傾聽自己每一場死亡故事。你打心底承認,那沒完沒了的生死實實在在讓人害怕。你打消了想自殺輕生的念頭,專心修法。你次第起觀,一心憶念,攝心繫意。你觀想一具又一具白骨,白骨成山。你注視你自己;生生死死沒完沒了的自己。

是的,三界無常、生死無常、人身無常。觀無常,你厭倦了生死。盡諸結使,漏盡煩惱;你終於超脫三界生死無期徒刑,身證阿羅漢。
 

原典出處:《賢愚經、出家功德尸利苾提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