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法無定法:走在時代交叉口

(僅以此文回覆某位匿名留言者「……畜牲不如」云云的短文回應。以我們人類的性史而言,古人有不少性道德尺度本來就與動物道一模一樣。不但一模一樣,古人還理直氣壯地視為天經地義、道法自然。人類自古以雜交為貴,以雜交性活動為常態。我們是雜交者的後代,雜交者的子孫,雜交者的基因全留在我們現代人的基因裏。面對現實,善觀因緣,發心修行,就不用為大時代的文化共業演變而自我衝突、自尋煩惱。若大德對世間紛紛擾擾的各類性觀念心生煩惱,不妨一生修梵行且完全戒掉淫欲。戒淫斷淫則永脫世俗性觀念之爭,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身為孩子,對成人的言教、身教通常非常敏銳──兒少會超越引經據典的檯面說詞,直視成人的行為本身。活在台灣,當一個台灣小朋友,中老生代給我的身教是這樣的:「有財有勢的大戶人家妻妾成群、家財萬貫哪……不得了,遺產好多!」成人邊說邊滿臉欣羨仰慕,會賺大錢的就是神。有辦法同時享用好幾個不同的女人的男人是神。有辦法擺平那麼多女人一起乖乖替他生孩子的男人是神。

我在台灣中老生代對於妻妾成群大家族的肯定、嫉妒、羨慕、歌頌、崇拜、……中長大。遠在大陸的老家本來就是代代實施納妾行為的三妻四妾家族,沒有家人質疑過一夫多妻制的性道德尺度或成家合法性。以台灣民間嚴重欠缺現代法律常識的狀況而言,更沒有哪個大人會「發現」或「抗議」那類家族跟中華民國法律明文規定的婚姻定義似乎非常不一樣。台灣中老生代的言教及身教傳遞給我的訊息當相明確:「我們台灣人可以雜交。台灣人不但可以公然雜交,一般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還很羨慕成功者有辦法雜交。」

中老生代有資格開口責備任何從事婚前性生活、同居生活、轟趴聚會、上網援交、或三天兩頭換男女朋友性伴侶的台灣新生代的性活動嗎?生活在這片土地,這片中老生代絕大多數公開或私心崇拜欣羨權貴雜交人生的土地,我明白新生代是在什麼樣的成人言教、身教耳濡目染下長大的:「一男多女雜交是中國人(或華人)高尚的傳統,成功的象徵,名利雙收後正常又正當的居家性活動。」

台灣長輩們親自誇耀且崇拜雜交家庭給小孩子看,小孩子日後性活動不保守一點也不奇怪。連公開雜交、一生雜交、混居雜交、雜交生育都可以,還有什麼不可以?台灣幾世紀力挺雜交家庭,代代教壞囝仔大小,成人根本沒有資格責怪新生代性道德偏差。中老生代片面指責新生代性解放、性氾濫、或性觀念不傳統是不公平的。以華人圈千古公開認可男女雜交關係,進而公開建立數千年「一夫多妻家族」的雜交文化傳統的人生現實而言,新生代的性道德問題根本不是出在「不傳統」;相反的,是出在新生代完全沒有現代化反省力,過度盲從華人圈千古代代相承的古老雜交傳統。

中老生代對雜交家庭的崇拜本來就根源自人類歷史傳統。畢竟,以正統性學研究及歷史考證而言,雜交本來就是母系社會及父系社會的正統性文化傳承。以異性戀文化而言,一女多男或一男多女式的雜交行為本來就是古人的性活動傳統,忠誠與忠貞反而是人類文明晚期發動宗教革命、性革命、婚姻革命、家庭革命、法制改革後才慢慢建立的新觀念。客觀依史料而言,雜交是性傳統,忠貞才是性革命。雜交是千萬年以上的老傳統,忠貞只是短短幾百年的後起革命。

異性戀文化千古以降雜交起家,以雜交為傳統。就像在動物界(畜牲道)稱王者會獨占該物種的所有異性成員一樣,在人類文明史上,稱帝為王者的確就跟畜牲王一樣會霸占、強占、獨占大量異性動物與自己從事雜交行為。人間帝王權貴的性道德跟動物界的猴王、象王、鳥王等等本來就沒什麼兩樣。古人的性文化並不以模仿動物道雜交為恥,相反的,古人以為人類模仿動物道過性生活(尤其是異性雜交生活)是「自然」而「正常」的行為。在古人心目中,帝王性生活比照畜牲道的動物王而從事一雄多雌異性雜交活動並沒有什麼不對。

世俗是那樣,出世則理將俗反。近代高僧大德開示提及戒律時,通常會直指這類一夫多妻家族大小問題很多,是在「造惡業」。大半輩子聽遍民間各式各樣支持、肯定、崇拜雜交人生的言論又看遍滿臉崇拜雜交家族功名顯貴的媚俗表情,這才終於發現佛教界有稀有難得乾淨正派的聲音。台灣至少還有良知未泯的僧眾敢明白告訴後輩「那是邪淫造惡業」。

就教史論教史,佛教界漸漸會公開將一夫多妻行為列為邪淫的一種也是民國後、民主化、法制化、現代化、國民教育普及化以後的事情。在明清以前的漫長帝制時代,中國佛教界並不將一夫多妻行為定位成邪淫。相反的,在古代性文化共業下,華人圈視一夫多妻行為屬於正淫的一種,帝制時期的華人並不以為一男多女雜交共居算破不邪淫戒。一夫多妻是雜交性行為,但是,透過社會化機制操作及人為認可(簡而言之,時代共業),在古人心目中也曾經是持續好幾千年的正淫。是邪是正畢竟是人類對境起心動念去造作、分別才定義出來的。

同樣一種性行為經歷從「正淫」到「邪淫」的性道德定義流變,我們也不難理解性文化共業或戒律詮釋的確經常會隨時代、時節因緣而異。人心轉業就轉。民意一轉宗教定義就會改變,連戒律詮釋也會隨時節因緣改變。不論如何,走在時代交叉口的我們要一起和合共處,建立共識,找出圓融共處的平衡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