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魔鬼論免疫學

「台灣這片土地有鬼。」

「有鬼?」

「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台灣有大人教小孩說,出家人都是魔鬼。」

「哎,那是以前啦……」

「你看我有沒有哪裏像鬼?」

「哈哈,師父,以前的人比較落伍啦!」

凡夫通常敢歧視卻沒膽識。個人為一已觀念、習染、立場、家庭養成、教育訓練、文化背景、宗派信仰等複雜因素而穩站某些歧視位置時,敢直下承擔妄知妄見且直言:「對!我就是歧視!這是我的歧視言論,我有發表歧視言論的言論自由!」的凡夫很稀有,會將個人歧視立場百分之百推託到宗教傳統或神鬼眾生身上的卻隨處可見。

台灣早期在民間部分主張一神信仰的教派中,有少數立場特別偏激不包容的神職人員會直接在教會教兒童這樣的觀念:「出家人是魔鬼。」兒童很單純,對鬼神世界很容易有強大心理反應,在教會聽大人透過佈道再三宣講這類觀念之後,私底下常常忍不住趁上學的機會找同學討論。台灣部分堅執欲界習染的老生代公開灌輸給新生代的性偏見如是:「有性行為、過性生活就是正常人,沒性行為、不過性生活就是魔鬼。」

台灣的成人若心生偏見時,通常不會公開客觀地研討大眾心理學或面對群眾心理上的集體恐懼、疑惑、敵意、排斥、憤怒、歧視,更不會公開檢討種種文化攻擊行為(文化霸凌及團體壓力),而是化約成魔鬼論彼此惡口攻擊,把某些活生生的人類妖魔化。

自從童年聽慣台灣民間(嚴格來說,源自立場偏頗且極不包容的部分宗教派別)建構宣傳的「出家魔鬼論」後,從此一生對於各類大小魔鬼論免疫。日後無論從台灣中老生代身上聽到「同性戀是妖怪」或「外國人都很性氾濫」或「美帝日帝都是帝國主義,中華民族的歷代皇朝是偉大的世界強國」或「原住民都很落後且長相不理想」等負面語言或妖魔化異己的瞋恨言論時就完全免疫,不會輕易被中老生代的「文化歧視慢性病」所感染。

畢竟,僧袍上身在台灣某些教會中是可以公開於講道過程對信眾(含兒少等未成年人在內)直接公批為「魔鬼」的非人存在呢!連僧眾都能被妖魔化成魔鬼了,台灣中老生代還有什麼歧視言論說不出口?

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中老生代的歧視惡口是時代共業使然,台灣新生代可千萬別再不假思索地胡亂模仿──若再亂學中老生代的落伍言行下去,台灣要何時才能走出「第三世界」的蠻荒邊緣身份?

惡口解決不了問題又擴大問題。面對公共議題及社會方向,台灣新生代的希望在於理性思辯、與全球潮流接軌,絕非根植於文化歧視共業且嚴缺時代反省力的集體妖魔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