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家業:修行進步版

佛法不離世間覺,出家更關心在家

祖母癌末期間因堅固執著香火而逼婚,家父為盡孝而屈從犧牲。直到我現出家相,他才紅著眼眶大吼:「你以為我不想出家?我有責任,誰像你有福報?」

家父癌末期間故意失聯,自始至終沒有給我一丁點世俗家業壓力。他是當年的逼婚受害人,不忍用世俗壓力再害孩子。看來無情無義,其實最有情義。

這就是小僧身為前女性主義者卻處處捍衛男權的理由。父權社會的舊觀點不只加害女眾,也加害男眾,令他們一輩子將男兒淚往肚子吞。

家父含笑託夢兩次:

一次我倆拼命研討各路素食,一次建議要訪談紀念台灣史料。我向來不擔憂家父往生後的去處;難捨能捨布施小孩給眾生,若不生天,諸祖妄語;若不生淨土,諸佛打混!

我們這一家子,從大陸妻妾成群的業障世家進步成懂得從一而終的忠誠世家,從大酒大肉大賭的少爺世家進步成宗教公益世家。為男菩薩讚一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