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宗教世俗化:捍衛傳統或反抗現代化?

重讀法鼓山《建立全球倫理:聖嚴法師宗教和平講錄》的開示,沉思良久。開示提及化解宗教衝突的重點方針如下:多元包容,求同存異,政教分離,從基本教義派轉向修正詮釋派,從封閉轉向開放,從經濟、教育、資訊、友誼、文化等多方面各層次的交流共享,包容歷史人文背景的差異並促進多元融合,建立具有全球共識基礎的全球倫理價值系統,共同致力於世界和平運動,化解衝突並導向合作,尋找共通目的、利益、價值、及交集。這些願景與方向都十分正確,只是少了女性神職人員觀點。

從男性觀點立論出發,政治、信仰、自尊、利益分配、種族主義、……涉及多元複雜的利害考量都是相當常見的研討重點,卻很少觸及極端恐怖主義與性別權力(占主導地位的一半男性人口拒絕喪失對另一半女性人口的高壓支配權)轉型壓力的關係。性別政治或性別權力重分配是在地文化對抗異文化的核心主因之一,也是相對落後或不文明的國族對先進文明國家或異族具有強烈敵意的重大直接理由,卻長期被忽略。

女力不振,國族必弱。女權受重視則約占公民人口半數的女性也能具備多元生產力與勞動力,當然成為進步的強國。女權不受重視則約占公民人口半數的女性的發展空間長期受制於情欲生產家庭領域,形同有一半的公民一生幾乎都不會參與家庭以外的職涯,當然成為相對不進步的弱國。在釋放女權或推展性別平權的過程中,相對落後保守的國族的男性公民會集體感受到極大的生活壓力;自發性地願意減少古老父權社會的性別特權利益的很少,為保住傳統性別特權而拼命抵抗現代化人權風潮的很多。然而,相對落後保守的國族本身本來就缺乏討論性別政治的語言工具或對話經驗,既然不願意其本國境內的性別權力結構依照先進國家的人權標準修正,想保持傳統文化中男尊女卑的性別剝削傳統,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文化抵抗手段就是炮口一致對外製造共同的敵人,將異國、異族、異文化妖魔化、敵對化。表面上對外祭出國族文化競爭對立的理由(或藉口),事實上是在捍衛其本國境內的性別歧視結構的傳統國家機器運作;表面上祭出國族冠冕堂皇的漂亮理由,事實上是在守護古老沙文文化特有的男性特權,而且是一男淫多女的千古淫亂特權。

早期的大陸、台灣如此,現在的恐怖主義偏激份子也一樣:一邊高呼仇恨歐美文化,一邊美化戰爭、屠殺、與性別壓迫;一邊指責歐美是墮落的性解放文化,一邊實施自國自族一夫多妻多人雜居制度或濫行性交易與性侵害,故意學古人姦淫性侵多女、眾男軍共淫一軍妓、或堅持一夫多妻制度。

為何兩岸早期的仇美沙文勢力不可謂不小卻沒有發展出類似IS的極端恐怖組織呢?因緣不具足。沙文男眾在婚姻市場的現實高壓下被迫修正,擺不平自族女性,得不到女性支持。或許是因為兩岸女性因人口性別比例失衡而在婚戀市場占盡便宜,華人女性拒婚拒孕拒生或遠嫁異國異族成為風氣,讓兩岸性別權力結構性重整的轉型過程意外平順?自族女性都寧願不嫁不生或遠嫁外國了,抵抗歐美性別平權思想或散播仇外言論有何實益?愈仇恨歐美就愈惹自族女性反感、被當成落伍封建又條件不好又喜好三妻四妾淫亂生活的沙文男性啊!

留意IS的性別角色主張或女性生活指導等新聞資訊一年多以來,我發現他們的反應與論調與台灣早期少數獨尊中華文化的老生代的性別政治觀點高度雷同,有些新聞稿的說詞與我童年時聽老人家批評歐美文化的說詞簡直逼近一模一樣。對堅守一夫多妻制與男尊女卑傳統的古老民族而言,若想要守住古老文明的男性特權並拒絕被現代性別平權潮流修正,最簡單也最普遍的作法就是從生活層面散播仇美思想:「歐美都性解放,外國人都邪惡又墮落,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家庭才優良,賢妻良母,三從四德,相夫教子。女人就是嫁丈夫生小孩,一輩子關在家裏就好了。」「開後宮、三妻四妾、包養情婦、青樓娼館呢?」「那很正常!古人本來就那樣!古書不都那樣寫?這才是我們的優良文化傳統!天經地義!」「原來如此。男人好色淫亂,女人節制守貞。那還不簡單,不要找中華民族男性當對象就好了。」以前台灣民間懂得比較本國與異國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國家機器運作模式、文化思潮觀點這些大學問的人很少,會比較東西文化差異所帶來的不同兩性權力或家庭性生活態樣的人卻很多。早期老人家發表仇美言論時很少提得出什麼偉大深奧的理由,心理重點不外乎是捨不得三妻四妾的傳統淫亂利益與男尊女卑的社會優勢被外國文化影響而喪失罷了。

在文明化、現代化的過程中,文化衝擊與文化反抗被激化。長期保守封閉的國族不認識自己,不知道在先進文明國家眼裏的自國自族是何等模樣。在性別人權相對較受尊重與保障的國家眼裏,極度壓迫女性的國族等於舉國嚴重虐待婦女的落後傳統文化地區──出於英雄救美的男性正義感、跨國姐妹情誼的女性正義感、對女性人權或婦女同胞的地球同胞愛,異國異族都會自覺充滿介入或干預的人道正當性,認為異國異族有正當理由施壓舉國凌虐女性(含女童)的落伍國族改變,也就是走上文明化與現代化的道路。

若要處理男性沙文恐怖主義,不妨借鏡兩次世界大戰前仇歐敵美的中華民族老生代的歷史經驗:封閉的文化地區在面對激烈的外來文化衝擊時往往為了捍衛舊有在地傳統性別政治利益與性別歧視文化而不惜發動戰爭反抗,本國沙文男性集體力抗異國較不沙文男性,散播仇恨敵對思想。若讓開放文明的女權思想進入封閉落後的文化區,給當地婦女集體翻轉社會結構的力量,婦女不再屈從於落伍的性別角色時,性別權力結構就會直接從國境內開始鬆動與轉型。當自族婦女也不認同自族男性的舊式沙文思想、不支持過時的性別文化傳統時,本國沙文男性在婚姻市場不受歡迎的現實壓力下就不得不修正、改變、調整、釋放性別特權、承認部分錯誤文化傳統有必要適應時代潮流修正。追不到女朋友,娶不到太太,傳統沙文思想確定在婚姻市場上三振出局,自族的過氣傳統被自族的女性集體否定,當然也就找不到國族藉口對外進行恐怖主義式大屠殺或發動不理性的國族戰爭來守護過氣的落伍傳統性別文化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