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主角不在場:缺席的台灣原住民史觀

我想為身為阿美族小公主的亡母說幾句話。

站出來講話的幾乎清一色是男性族人,足證原住民被文化洗腦、文化擠壓的程度多嚴重。本族是母系社會,正常運作由女眾當家,話語權由女眾排前面。

以基因血統以觀,台灣約略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人口有原住民基因,遠遠超過來自大陸的大陸基因,課本以「中華民族」定位台灣人是政治掛帥史觀,完全不符合生物科學事實。真正專業的台灣史專家與醫學專家很清楚台灣人種結構的真相,但是拿政客的歷史謊言與政治洗腦沒有辦法,沉默半世紀以上。

絕大多數台灣人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原住民基因,不曉得原住民基因才是血統基本成份,來自中國、歐洲、日本、東南亞……多國的血統是長期通婚成果,竟然長期誤以為原住民是「少數族群」又以為全台灣都是「中華民族」,這種認知完全背離現實的結果就是課本印謊話、上課教謊話、代代學謊話這樣一路洗腦下來的。

我的國家欠我原住民歷史教育、原住民母語教育、原住民母系文化尊重,讓我只能跟著父系漢族祖父姓,完全無法取母系原民姓名。單調的中國姓名系統瞧不起母親與母系成員,被利用完子宮就沒有傳承記憶。

如果不是外來者不斷殖民屠殺又清洗消滅歷史文化記憶,台灣的江山是我們族人的,我們才是最先的執政者。我什麼都不是,但是,為了亡母,我認為我有必要為她發言。她與小僧完全不同,是個大眼、白膚、甜美、溫柔、小鳥依人的正妹,千萬別誤會,小僧的人格特質幾乎是老爸的翻版,成長過程的典範有父無母,學得滿頭滿腦粗魯大條,沒辦法。

台灣歷史課本如此輕乎原住民歷史,忘本,忘祖,忘根,沒文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