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兒子與枷鎖

佛經中的古印度父母為兒女取了大量美好的名字,歌頌大自然或讚揚人世美德,以正面文字為主流。這當中,釋迦牟尼佛的兒子的名字成為非常突出的異類。身為王子,身為長子,王位繼承排名順位第一的羅睺羅(梵文:Rāhula)的名字卻意指障礙物。從出生之初就被父親直言當成障礙,身為國王的祖父只好順著兒子替金孫取這個名字。

直到出家多年後我才懂得佛陀為何有此體悟。鈍根如我還要等出家很久以後才懂,佛陀在幽居宮廷的王子時代就懂了:情慾或生育是俗世對一個人的障礙與枷鎖。

會面對面看著出家眾直接勸淫勸婚勸生的人的內心真意並不是好心好意替對方的性需求或香火設想。畢竟現出家相的人本來就不想要性需求或香火,否則怎麼捨得下、看得開?既然出家眾不需要也不想要,在家眾又為何要開口以性慾、情慾、生殖慾遊說誘惑呢?只要再多付出一點耐心、再多布施一點時間把話聽滿聽好聽到底就知道了。

誘僧還俗的人並不是為僧眾本人著想,而是希望從僧眾的還俗行為得到其他反射利益:薪水收入、階級地位、家族裙帶關係、家族社會位階攀升、甚至特定職業或特殊官職的現成後門--親眷不是共住就是互動頻繁,過家居生活就是光明正大的走後門。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現實利益,但是對追求精神理想的人沒有用!想把精神理想綁回世俗利益怎麼辦?俗眾在社會大染缸打滾一輩子非常清楚,可以把一個人綁死在世間的就是情慾。情慾如枷似鎖,靠這個綁人比監獄還管用。坐牢的人起碼還自覺受苦受難不甘不願,為了性慾家業犧牲一切都在所不惜者大有人在。

「妻子甚獄」的中譯經文短短一句卻道盡三界如牢獄的事實。情慾只是一丁點微薄小利(小利的講法算客氣,以性病、性犯罪、性糾紛等後遺症之普遍實在稱不上什麼利),世人卻甘心為此付出不成比例的諸多重大代價。

有的子女有宿世善根,父母出家也追隨出家,不戀世俗五欲。有的子女塵緣未了,要情要愛要慾要紅塵,父母出家深生怨恨,對三寶起瞋心無明。被父親視為障礙的小王子出家身證阿羅漢,被父母視如珍寶、取了美好姓名的孩子卻眷戀世俗、了無佛緣。世間兒女有幾人堪比羅睺羅尊者?

羅睺羅出家了。小王子追隨大王子出家,身證阿羅漢。兒子成佛,孫子成羅漢,祖父依舊坐在王位上為世俗權位煩惱。煩惱也無濟於事;他往生後沒多久姻親就翻臉出兵攻打,亡國滅族。這場皇室家族恩怨若非離俗出家者留下命脈早就香火全斷了。名叫枷鎖不成枷鎖,反超三界;虎父無犬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