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美洲版萬里長城?

無法想像美墨之間耗費重金巨資築起現代長城會是何等後冷戰光景。還以為那種事是像東方秦始皇類的專制暴君才會出的怪點子,以人骨堆砌歷史,沒想到西方也認同古代暴君的種族隔離手法。以前的理由是政治、軍事、皇統、權力,可是築牆的歷史代價很高卻沒換來天下太平。不修則已,愈修愈犯,中國變成改朝換代永不休的爭權戰土。看那道牆就是礙眼,北方異族不斷南下攻伐稱帝、割據分治、清洗基因,悍馬北族反而代代南遷中原,長期取代文弱漢族當皇帝。

我想到西語裔朋友,還有大量早已成為美國公民的南美移民。西語裔人口之多,新移民或待移民(等行政程序與居住年限符合法定要件的準美人)就算不懂英文也能在當地西語社區快樂生活,到處都是故鄉人。敗家破財興建現代長城除了當成變相的種族隔離象徵還有什麼意義?現代人說想搞長城應該是講笑話吧?

若真想隔離誰,以現代的資訊科技與交通便利根本隔不住,除非整國整族送去月球或火星,但是工程耗大,國庫赤字會翻倍爆衝。要是真的有強烈種族排斥心理,建議找幾顆星球蓋幾座「高級血統專用太空豪宅」,看不起尋常百姓的超級好野人可以輕鬆移民去住外太空異星豪宅,不必勉強跟我們這一大群「討人厭的難民或難民後代」住在一起。

反正橫豎要隔離,把稀有的少數「高級」種族富豪送走比驅離平凡窮苦的大量「不高級」種族百姓容易,行政程序上方便簡易。這種「不高級」的文化定義我相當了解。這顆星球已經獨尊白種人(扣掉被歧視的白種女性、白種低階勞工、白種藍領階層、白種弱勢族群、白種同性戀者、白種文盲、白種窮人、白種霸凌受害者、白種家暴被害人……以後,我發現無辜可憐的受迫害白種人還是相當多)太久了,哪來什麼黃種人驕傲?

好在台灣人善良、溫柔、熱情、友好、大方,擁抱戰火下逃生的難民百姓,沒排斥隔離心理(大家都知道平凡百姓都一樣受難,權貴有問題,平民沒問題)。要是台灣人沒有接納戰爭難民的心量,我的祖父可能因為黑五類身份被紅衛兵抄死在大陸,年紀輕輕死於暴政,不會渡海生下我的男菩薩,我的男菩薩也沒機會情執熱戀台灣原住民而生下我。要是台灣人當年也無情無義到修築海上長城擋大陸難民進來的話,根本就不會有這個法師出生。

歷史恩怨終將被情執收編,遍地跨族混血兒孫就是明證。但願地獄留給秦始皇,愚蠢還給古代,幸福回向給出生在這顆星球的所有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