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虹塵 Rainbow Dust

When the time is right, the place is right, even dust in the air could become sparking raibows.

走過冬雪奇景,告別二月雨,天氣終於暖了。我坐在床沿直視空氣中飛舞閃耀的悸動彩虹,感謝冬陽這份絕美的意外贈禮。熬過難熬的一個月,難得減輕疼痛,業障又消了一重。病痛就靜靜病痛,不要害大眾白擔心、白難過、白緊張。人生八苦自承擔,佛力不抵業力。我不完美,當然積欠累劫業障,宿債總是要還。

疼痛的近因起源是車禍。車禍造成骨折與頸椎損傷,醫師說無藥可醫,短期以消炎止痛藥應急後只能儘量少動,等骨頭自癒修復。那場等待帶來長期睡眠品質不良,被迫中斷打坐與運動習慣。長期被迫中斷打坐與運動習慣又強忍劇痛,肢體養成大量不平衡的補償性動作,很多本來沒有的怪習慣一一出現,一個帶動一個,從此常常意外受傷,舊傷沒好新傷又來,不同的傷輪流發作。事到如今,我終於明白傳說中「車禍後遺症一輩子都不會好」是何所指。我不是不曉得就醫可以開哪些藥,但是那些藥不是導致原因不明的過敏反應(曾發生過打完一針突然短暫完全失去視覺的副作用),就是誠如醫師所言「沒有治療效果,只是讓病人減輕症狀,要好還是要靠人體自癒力」。過去生殺多少、害多少、吃多少總要還,我認了。家族多從事殺業又食葷,我的人生形同踩在眾生屍骨山向上爬,生存是以無辜眾生的死亡當犧牲代價。

病痛久了,突然陽光送來滿室絕美的彩虹,真是絕佳心靈安慰劑。虹塵翻浪,每一粒微塵都可以在短短幾秒內閃爍出七色虹光。我伸出雙手與旋轉跳躍的塵點玩耍,看它們整群聚合、分散、重逢、撞擊、翻滾,空氣儼然成為風大假合的大海,成為一場視覺美夢。

光入隙塵,客塵主空。塵一直都在,缺了陽光,依眼根業報無法辨識;陽光現前,剎剎塵塵清清楚楚。我一生看過無數次的塵埃,還是初次看到美成這樣的彩虹塵相,珍貴難得的陽光照射角度只維持短短幾分鐘。假如這場光影美學可以直接運用光學原理再製,世間哪會需要依賴有高公安風險的人工粉塵製造彩虹趴?

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美醜不絕對,美醜相當主觀。人類追求美感的的確確是打妄想、苦中作樂,但追求真善美人生又是不可或缺的道德情懷。說到美,大自然本來就這麼美,只要因緣和合誰都可以發現!


張貼留言